<strike id="nra7z"><bdo id="nra7z"><strong id="nra7z"></strong></bdo></strike>

    <em id="nra7z"><ruby id="nra7z"><u id="nra7z"></u></ruby></em>

    <button id="nra7z"><acronym id="nra7z"></acronym></button>

      1. <li id="nra7z"></li>

        <em id="nra7z"></em>

        <button id="nra7z"></button>

        <button id="nra7z"><acronym id="nra7z"><cite id="nra7z"></cite></acronym></button>

      2. 得得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最新資訊 >

        《寵妻無度:總裁請自重》全文在線閱讀 第十六章 許念真的酒品

        2018-07-26 14:17:02   編輯:發呆草
        • 寵妻無度:總裁請自重 寵妻無度:總裁請自重

          新書推薦,《寵妻無度:總裁請自重》是惹東嬌傾心創作的一本都市言情類小說,本小說的主角許念真司榆,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某女看著面前對她虎視眈眈的男人,弱弱的說道。“你,你看著我干嘛?”“我二弟想你了。”二弟?這男人什么時候有二弟了?某女一愣,下意識的往下方看去。“……你妹!雅蠛蝶~”...

          惹東嬌 狀態:連載中 類型:短篇
          立即閱讀

        《寵妻無度:總裁請自重》 小說介紹

        經典小說《寵妻無度:總裁請自重》由惹東嬌所編寫的都市言情類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許念真司榆,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許念真醉的迷迷糊糊的,但應該是聽見了司榆的話,晃了晃自己的腦袋,然后緩緩的伸出了一根手指:“不多,就喝了一杯,嘿嘿。”“......”司榆看著傻傻的許念真,一時之間不由得有些無語。“你想不想喝酒呀?我...

        《寵妻無度:總裁請自重》 第十六章 許念真的酒品 免費試讀

        許念真醉的迷迷糊糊的,但應該是聽見了司榆的話,晃了晃自己的腦袋,然后緩緩的伸出了一根手指:“不多,就喝了一杯,嘿嘿。”

        “......”司榆看著傻傻的許念真,一時之間不由得有些無語。

        “你想不想喝酒呀?我請你喝酒!”

        她那根手指還在司榆面前一直不停的晃。

        “你是喝了多少?怎么醉成這樣了?”不喝酒傻,喝了酒更傻,還一身都是酒味,臭死了。

        許念真脾氣又上了,她狠狠的捶了一下司榆的胸口,大聲的說道:“說了我喝的不多,你總問!還問就不請你喝酒了!”

        司榆無奈的看了她一眼:“誰要你請,酒鬼。”

        “你說誰?”許念真原本正嘟著嘴巴,一臉憤怒的看著司榆,轉眼間,就又換成了可憐巴巴的眼神看著他。

        “我不喝酒了,別不要我好不好?”許念真一雙大眼睛里面蓄滿了淚水,好像隨時要哭出來一樣。

        司榆終于明白,和一個喝醉的人說話是行不通的,他嘆了一口氣,認命的蹲下身子,把許念真給背了起來。

        “你家在哪里?”背著許念真上了車,司榆回過頭來,問道。

        “我家啊,住在一棟大房子里面,好大好大,有那么大。”許念真說著,還伸出手劃了一個圈圈。

        司榆被她這個動作給逗笑了,索性,開著車回到了自己的別墅。

        別墅里面并沒有下人,他并不喜歡別人參與自己的生活。

        當即,司榆便背著醉的迷迷糊糊的許念真去了客房,把許念真放到床上之后,司榆在床前徘徊了兩圈。

        許念真這樣滿身的酒氣讓他皺著的眉頭就沒有松懈過。

        許念真突然猛地從床上蹦了起來,司榆狠狠的擰緊了眉頭,大步上前,直接把在床上蹦蹦跳跳的許念真強行的抱了起來,向著浴室走去。

        把浴缸放滿了水,司榆就毫不猶豫的把許念真丟進了浴缸里,然后連忙把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把自己的襯衫袖子往上面扎了兩下。

        蹲到浴缸面前,許念真的衣服已經被水給全部打濕了,起先她還掙扎了一下,后來應該是浴缸里面太舒服,就那么呆呆的躺在那里。

        凹凸有致的身體讓司榆的臉不由得紅了起來,他伸出手輕輕的拍了一下許念真的臉,道:“快點洗好出來!”

        說完,司榆便站起身來,頭也不回走了出去。

        一個小時過后,司榆已經洗完澡,來到房門外敲了敲門。

        “許念真,我可以進來嗎?”

        里面并沒有聲音,司榆輕輕的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燈并沒有關,一切都是他離開前的樣子,浴室里面還有水聲,還在洗澡?司榆皺起了眉頭

        “許念真,你洗完了?”

        他怎么感覺自己現在有點憋屈呢?從小到大,他就沒有經歷過這么尷尬的事情。

        “許念真,你要是再不說話,我就真的進來了。”

        里面還是沒有聲音,不會出什么事情了吧?

        司榆推開了門,里面沒有他所想象的尖叫聲,一片靜謐。

        許念真就像之前一樣躺在浴缸里,連衣服都沒有拖,司榆拿起一旁的浴巾,走過去把浴缸里面的許念真給撈了出來,然后又拿著浴巾嚴嚴實實的把她給包裹住。

        幸好這回許念真睡著了,倒是安分,把許念真丟到了床上,司榆就離開了這個房間。

        管她干凈不干凈的,明天早上等她醒過來再說。

        于是,第二天,許念真就是被自己給臭醒的。

        許念真迷迷糊糊的翻身,抱怨道:“什么味道。”

        嗅了嗅那股就好像是發酵一般的味道,許念真這才反應過來,這個味道好像是從自己身上發出來的。她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等等,這是哪?”

        她記得昨晚在包廂里喝了很多的酒?

        難道是她喝醉了后被人拐騙了?

        看四周一眼,再看一眼,這房間很明顯很豪華,但又不像是那種酒店,許念真瞪大了眼睛,這劇情不會這么狗血吧?還沒有哪個人販子這么無聊來綁架自己吧?

        也不顧自己身上到底臭不臭了,許念真直接光著腳走到了門邊,輕輕的打開門,只露出了一條縫。

        寬大的走廊里面并沒有人,也并沒有看見那個綁架自己的人販子。

        許念真蹙眉,推開門,然后順著走廊的方向,找到了一間臥室。

        踮起腳尖,門并沒有鎖,輕輕的推開了門,忽然,一片陰影投射了下來,許念真抬起頭來,猛地跌坐在地上:“啊!”

        司榆冷冷的盯著著她:“你在這干什么?”

        許念真揉著自己摔痛的**,而后從地上站了起來:“總裁,怎么是你?”

        “不是我你覺得是誰?”司榆抿唇,嫌棄的退后了一步,只因為許念真身上那股酒味太難聞了,特別是經過多重加工之后。

        “我怎么在你這里?”許念真撓了撓自己的腦袋

        “你昨晚喝醉了,那里的服務生打電話給我的。”司榆說,“不然你以為我會主動去把你接到我家來?”

        許念真扯了扯唇,問道:“你家的浴室在哪里?”

        司榆看她一眼,帶著她重新來到浴室門口,手機便響了起來,像是很忙的樣子。

        “那你先去忙吧,我知道在哪里了。”許念真討好道。

        “我本來也沒有打算在這里繼續待著。”她以為他是那么輕浮的人?

        司榆一邊向外面走去,一邊伸出手接電話。

        等許念真終于把自己的全身上下都洗了個干凈的時候,卻忽然發現,自己貌似沒有換洗的衣服!

        她瞪大了眼睛,快速的撇過頭看了看四周,只有一塊浴巾。

        司榆已經不在外面了,要是自己現在圍著這塊浴巾出去的話,應該是沒事的吧?

        許念真圍著浴巾在里面徘徊了幾圈,最后狠狠的閉了閉眼睛

        在衣柜里翻翻找找,里面確實沒有女人的衣服,應該還沒有女朋友。

        最后,許念真糾結了一下,無奈的穿了司榆的衣服。

        司榆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愈發的顯得寬大,袖子長出了半截,褲子更是不用說,簡直可以掃地了。

        拖著那條半長的褲子,許念真下了樓。

        司榆在客廳的沙發上坐著,一條大長腿隨意的搭了起來,那張臉,足以讓一群花癡跪著流口水了。

        許念真本來就是個花癡,此時看見司榆這副樣子,也是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她換做了一副嚴肅正經的樣子,然后拎著這條長得可以拖地的褲子走到了樓下。

        司榆剛好打完電話,看著許念真這個樣子,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我等下打電話讓人給你送衣服過來。”司榆淡淡的說道。

        的心思。

        許念真扯了扯唇,也不跟司榆計較那么多話,張了張嘴,問道:“你家的浴室在哪里?”

        司榆看她一眼,帶著她重新來到浴室門口,手機便響了起來,像是很忙的樣子。

        “那你先去忙吧,我知道在哪里了。”許念真笑嘻嘻的說道。

        “我本來也沒有打算在這里繼續待著。”她以為他是那么輕浮的人?

        許念真不說話了,司榆一邊向外面走去,一邊伸出手接電話。

        等許念真終于把自己的全身上下都洗了個干凈的時候,卻忽然發現,自己貌似沒有換洗的衣服!

        她瞪大了眼睛,快速的撇過頭看了看四周,只有一塊浴巾,怎么辦怎么辦?

        司榆應該已經不在外面了,要是自己現在圍著這塊浴巾出去的話,應該是沒事的吧?

        許念真圍著浴巾在里面徘徊了幾圈,最后狠狠的閉了閉眼睛,算了,死就死吧,現在司榆去接電話了,要是剛巧被他看到的話,那也是她的運氣不好!

        這樣想完,許念真推開門,司榆并沒有在外面,她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還好還好。

        不過司榆這里有沒有女人的衣服?他那樣的男人,應該還沒有女朋友。

        在衣柜里翻翻找找,里面確實沒有女人的衣服,而且這里是客房,所以就連司榆的衣服都少得很。

        最后,許念真糾結了一下,無奈的穿起了司榆的衣服,。

        司榆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愈發的顯得寬大,袖子長出了半截,褲子更是不用說,簡直可以掃地了。

        拖著那條半長的褲子,許念真下了樓。

        司榆在客廳的沙發上坐著,一條大長腿隨意的搭了起來,那張臉,足以讓一群花癡跪著流口水了。

        許念真本來就是個花癡,此時看見司榆這副樣子,也是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她換做了一副嚴肅正經的樣子,然后拎著這條長得可以拖地的褲子走到了樓下。

        在她下來的時候,司榆剛好打完電話,看著許念真這個樣子,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他這里確實是沒有女人的衣服,今天早上也忘記去讓人給她買了。

        “我等下打電話讓人給你送衣服過來。”司榆淡淡的說道。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最新超级碰碰免费视频|青青草视频极品盛宴|亚洲大香蕉电影视频在线|亚洲双飞无码AV区
        <strike id="nra7z"><bdo id="nra7z"><strong id="nra7z"></strong></bdo></strike>

          <em id="nra7z"><ruby id="nra7z"><u id="nra7z"></u></ruby></em>

          <button id="nra7z"><acronym id="nra7z"></acronym></button>

            1. <li id="nra7z"></li>

              <em id="nra7z"></em>

              <button id="nra7z"></button>

              <button id="nra7z"><acronym id="nra7z"><cite id="nra7z"></cite></acronym></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