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最新資訊 >

《冷帝權寵:狂傲醫妃拽上天》小說大結局在線閱讀 第8章 野貓利爪

2020-04-13 18:12:49   編輯:路人甲
  • 冷帝權寵:狂傲醫妃拽上天 冷帝權寵:狂傲醫妃拽上天

    火爆新書《冷帝權寵:狂傲醫妃拽上天》是桑小傾心創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風無揚木蘭輕,內容主要講述:身死穿越為冷宮廢后就算了,還身中媚毒。隨便找了個男人解毒,踏媽的竟然是當今皇上。她是皇后,他是皇上,合法夫妻,不是天經地義嗎?他卻說她是心機深沉的女人?!好,惹不起,總躲得起吧,撤!唉唉唉,皇上,你讓...

    桑小 狀態:連載中 類型:言情
    立即閱讀

《冷帝權寵:狂傲醫妃拽上天》 小說介紹

主角是風無揚木蘭輕的小說是《冷帝權寵:狂傲醫妃拽上天》,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桑小創作的古代言情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不要再動,否則氣急攻心,再世神仙來了也無濟于事!”木蘭輕按住了面具男,換上了一臉的嚴峻。“呵,就那么想,置我于死地?”面具男眼神恍惚,喃喃的念叨了一句,意識有些昏迷起來。迷迷糊糊之中,面具男看到木蘭...

《冷帝權寵:狂傲醫妃拽上天》 第8章 野貓利爪 免費試讀

“不要再動,否則氣急攻心,再世神仙來了也無濟于事!”木蘭輕按住了面具男,換上了一臉的嚴峻。

“呵,就那么想,置我于死地?”面具男眼神恍惚,喃喃的念叨了一句,意識有些昏迷起來。

迷迷糊糊之中,面具男看到木蘭輕離開的背影,他冷冷一笑,果然,說什么救他,不過是隨口一說的話吧?

半響之后,他察覺得到有人將他背了起來,大概走了一段路,他隱約中聽到了汩汩的溪水。

是那個女子么?

面具男意識游離著,能感覺到那個女子,開始撕扯他身上的衣服,他皺眉,掙扎著不讓那人撕扯。

“不要動!”木蘭輕不溫柔大喝一聲,按住了面具男。

這聲音,是方才那女子,他還以為……

木蘭輕很暴力的,猛然將面具男的衣服一扯,一剝,很快將他上半身的衣服剝了個干凈。

動作太過暴力,絲毫不顧及他的傷口,疼得面具男倒抽了一口冷氣。

“你……”面具男抿唇,睜開眼瞪向木蘭輕,道“你到底是女人,能不能溫柔點!”

“溫柔,那是什么東西?”木蘭輕似乎知道他想問什么,率先一句話賭了過去。

“……”于是面具男,很無語的沉默下來,這話,其實他也不知道如何反駁。

木蘭輕在看到面具男身上那十幾處已然發黑的傷口時,眉頭一皺。

小麥色的皮膚,一道道傷口觸目驚心,最嚴重的,是背上一道從肩膀蔓延而下的二十幾厘米的刀傷,傷口之深,隱約看得見森森的白骨,實在是慘不忍睹。

而且讓木蘭輕皺眉的最大原因,是褪去一身血衣的面具男,身上所傳來的,一股淡淡的檀香味!

這味道,與鳳無揚的,有些相似!

木蘭輕的眼神立刻掃向他的食指處,那里,沒有傷口!鳳無揚指頭上的傷口雖小得不能再小,但并非沒有,而這個面具人,食指完好。

因為這股熟悉的味道對面具男有所懷疑木蘭輕,將收伸向了他的面具,是與不是,摘下便知!

“別動!”面具男十分敏感的,抓住了那雙手,氣若游絲的吐出極具威脅的兩個字來。

“切!”木蘭輕翻了翻白眼,沒有了想探究的渴望,許是味道相似罷了,沒有什么好疑惑。

面具男看著舉動有些奇怪的木蘭輕,皺了皺眉,心中也有幾分惱火,這個莫名其妙的女人,脫了他的衣服,翻來覆去的看了傷口,然后沒有動靜?

他稍稍的動了動身體,試圖起身離開,可才一動,怒蘭輕怒意沖天的暴喝聲就響起,“**給我安靜點!”

一句話,兇悍,兇悍!

面具男被這突如其來的吼聲有片刻的嚇到,立刻安靜下來,再也不敢動。

木蘭輕從身上的撕下布條,在一旁的小溪中洗了干凈之后,開始擦拭清洗傷口上的血,力道,并不溫柔。

面具男一咬牙,十分痛苦的模樣,但卻一點聲音也沒有發出來。

本來動作有些不溫柔的木蘭輕,見他這個模樣,力道放輕了不少。

簡單的給他清洗完傷口,木蘭輕開始給他敷上止血的藥,這些藥,還是方才在乾善殿里順手摸來的,而這其中,有滲了有些她方才尋找小溪時找到的藥草。

這么一大片桃花林中,有不少的奇珍異草,而這不起眼的草藥,正好是面具男所中之毒的解藥。

從乾善殿順來的那些藥,有不少好東西,止血的,消痛的等等,敷完了藥,再將那藥草給面具下服下,就大概可以解毒止血了。

全程中,面具男很是乖巧隱忍的,一直安靜的讓木蘭輕就醫著。

最為嚴重的,還是這后背上這道很深的傷口,敷上的草藥,根本很難止血,是以,才木蘭輕離開去找小溪的那一段時間,順道去了禁地剛入口的那若廢棄宮殿中,尋了一件好東西來。

那就是——針線!

這么大的傷口,自然是要縫起來的!

“你要做什么?”面具男的意識已經清醒許多,看著開始穿針引線的木蘭輕,他警惕起來。

“好好趴著就行。”木蘭輕嘴角一抹笑容浮起,眉眼**的,拍了拍面具的肩膀,讓他好好的趴著。

“做什么?”

面具男皺著眉頭,看著木蘭輕將那針在火折子上烤了烤,向來冷靜的他,心里也有些毛骨悚然起來,她在處理他的傷口,卻又拿著針線,這難道有作用?這簡直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安靜的趴著就行!”木蘭輕不耐的瞪了他一眼,在面具男終于聽話的趴著時,淬不及防的不給面具男任何心里準備的,在他的傷口上,下了第一針。

這針插入肉的那一瞬間,面具男痛苦的悶哼一聲,沒有任何準備,他有些痛苦的皺起了眉頭,卻也知道了木蘭輕的意圖,他不解的是,這縫衣服的針線,能用到縫傷口上么?

為什么這方法,他從未聽說過?

“相信我。”木蘭輕手下的動作放輕,淡淡的三個字從她口中說出來,帶著莫名的奇異的魔力,讓面具男稍稍安靜下來。

后背的傷口,一針針的縫合著,面具男卻一點聲音都沒發出,這般鐵血隱忍的模樣,倒是讓木蘭輕有些佩服,這沒有用任何麻醉,直接用如此粗暴的方式來給他縫傷口,這男人倒也是強悍。

“這桃花林你時常來?”木蘭輕隨口一問,不過是想減輕他的注意力罷了。

“嗯。”面具男淡淡一應,倒是有些詫異木蘭輕會和他搭話。

“倒是會享受。”木蘭輕輕輕一笑,“這里景致不錯。”

“是。”對此,面具男沒有異議。

“你長得很丑?”木蘭輕瞟了一眼那一直帶著的面具,對此有那么一小點的好奇。

“也許。”面具男依舊將簡短進行到底。

“那么你是殺人犯?你是不是害了人家的老爸,強了人家的老媽,弄死了對方的妹妹,再戳瞎了人家兒子的**,搞大了人家老婆的肚子?”木蘭輕低聲笑著,說著自娛自樂起來,只是手下的動作卻十分迅速的,不著痕跡的縫著。

“……”面具男直接閉上眼了,不打算回答,只是還是可以看得見,他嘴角抽搐了好半響。

“好了。”說話間,木蘭輕已經將面具男的傷口縫好,她從懷中拿出藥來,遞了過去。

面具男稍稍一猶豫,沒有立即服下,畢竟對方于他,不過是個陌生人,但在看到木蘭輕額頭布著的密密薄汗時,他眼神一暗,還是服了下去。

她若想害他,又怎么會救他?面具男好了許久,毒也解得差不多了,身上的傷口經過她的處理,也好了許久,他望向木蘭輕,方才她跟他說話是在分散他的注意力?

想到這里,面具男的心中,有股異樣的暖流流過。

“沒大礙了,定時換藥就好。”將面具男的傷口處理好,木蘭輕一松懈下來,滿臉的疲憊之色。

這前后奔波去找藥,背他,再處理傷口,也都是力氣活。

木蘭輕突然有些后悔,她是腦袋被門板夾了么,為毛要幫這個男人!?

“你到底是誰?”面具男看著木蘭輕,突然開口問道。

“不相干的人!”木蘭輕瞪了他一眼,對自己行為十分后悔和懊惱,她此時此刻,不想跟這貨說話!

面具男沉默,再沉默。

木蘭輕則是往后倒了去,她累及,這具不堪的身子好像是到了極致了,她閉上了眼,想著打個盹兒。

在打個盹兒醒來的時候,木蘭輕的身旁已經空空如也,除了蓋在身上的血衣。

“媽的,就這么走了!?算了算了,本就不指望這人會報答!”木蘭輕有些氣憤的將那血衣直接扔進了那小溪里,怒氣沖沖的罵著,站起身來,往桃花林外走去。

今晚太累了,這奇怪的桃花林,下次再來便罷。

出了那皇宮禁地,木蘭輕找了好半響,才摸回了冷宮,一回到冷宮,她就著那張破舊的床,躺著就沉沉的睡了去。

木蘭輕醒來的時候,正被某人摟在懷中,她下意識的第一反應,就是用手肘,頂向那人的胸膛。

抱著她的男人被這手肘一頂,悶哼一聲后,是低低的輕笑聲,“朕的皇后,何時像一只小野貓般,有這樣的利爪?”

木蘭輕揉了揉眼睛,有一瞬間的迷蒙,很快,就清醒過來,她看了看打橫抱著自己的男人,在看清那男人是鳳無揚的時候,并沒有多大的詫異,只是跟在鳳無揚身后的兩個侍衛般的男人,臉色卻十分難看。

而且這路線,去是乾善殿?

這是什么狀況?誰能告訴她,她為什么會被鳳無揚打橫抱著走去乾善殿,難道她睡得如此之沉,連被這個男人從冷宮中帶出來,都一無所知么。

看來,以后要好好鍛煉鍛煉這副羸弱的身子了,反應力和警惕力,為零!

“請問皇上,你現在在做什么?”木蘭輕索性勾上了鳳無揚的脖子,眨巴著眼睛,媚眼如絲的問道。

“朕見你從床上摔下都不自知,怕你傷著了,皇后受傷,疼得可是朕的心。”鳳無揚的聲音柔柔的,含著一絲淺淡的笑意。

木蘭輕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狠狠的翻了幾個白眼。

小說《冷帝權寵:狂傲醫妃拽上天》 第8章 野貓利爪 試讀結束。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最新超级碰碰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