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玄幻 > 啞娘
《啞娘》小說章節在線閱讀 陳東野徐瑩瑩小說全文

啞娘閉海

主角:陳東野徐瑩瑩
主角是陳東野徐瑩瑩的小說叫做《啞娘》,本小說的作者是閉海寫的一本都市生活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我娘是個啞巴,上大學那會我爹犯心臟病離奇死亡。我奶奶認為是我娘害死我爹的,把我娘吊在院子打,晚上的時候卻發現我娘死在我爹的墳頭上。...
狀態:連載中 時間:2018-10-17 16:00:02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娘的,趁我奶奶不在家,又來冒充我媳婦,看我一會怎么耍你。

哈哈!還是侄媳婦懂事,不像你小子……。張書記腦袋越來越沉,直接趴在桌子上說話。

孟小南眼疾手快,來到桌前,給張書記倒了一杯涼茶,拍著他的肩膀,張書記,您喝杯茶,醒醒酒。

好孩子,真懂事!張書記伸手在空氣上亂劃拉,摸索到桌上的茶杯,直接灌進脖子里,迷迷糊糊的說著:好酒,好酒,再來一杯,來啊!

看來張書記是真喝大了,腦袋一個勁的向下墜,哇!一團稀黃的粘稠液體,伴著刺鼻的酒精味,全吐在地上。

整間屋子里都是酒味,辣眼,這不行,我想把張書記背回去,孟小南在我手腕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我意識到危險,猛地向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看著張書記,但喝這么多酒,絕不是裝出來。

孟小南也太警惕了,剛想上前將他攙扶起。

孟小南擋在我身前,手肘頂了我一下,用極小的聲音對我說:別過去,張書記已經死了。

我木訥地眨了眨眼,看著張書記嘴里還在不停的小規模嘔吐,胸口起伏規律,死了?

我對孟小南不滿地說道:喂,你是不是神經病?

我上前扶起張書記,讓他坐在椅子上,拍著他的后背,問道:張書記,您好點沒?

嘔,嘔。張書記還是一陣的干嘔。

孟小南將我拽到她身后,坐在張書記對面,手指輕輕敲打桌子,一下一下……很有規律,漸漸地,張書記竟然順著孟小南的節奏抬起頭來。

我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剛才還酩酊大醉,現在卻頭不晃,眼不歪,目光緊緊盯著孟小南敲打桌子的手。

孟小南停止敲擊,慢慢探近張書記的臉,輕聲說道:張書記,我們已經洞房了。

霎時間!張書記兩眼一番白,撲通一聲,直挺挺栽倒。

孟小南長長出了口氣,看著張書記的尸體,一陣搖頭。

我蹲下身,伸手在他鼻前探了探,沒氣息,死的干凈,詫異的問:小南……你怎么知道張書記已經死了?

孟小南伸手一指,讓我看看他的脖頸,我翻過張書記的尸體,脖頸的位置有一片紫青色的淤血,這是尸斑,人死后血液停止流動,2-4小時后,血液會凝固透過皮膚形成紫色和暗紅色斑痕。

這么一說,張書記在兩個小時前就已經死了?也就是奶奶剛出門的時候。

孟小南解釋說,這一切都是我奶奶造成的,如果確認我破了童子身,張書記就會死,而我奶奶也會收到‘信息’,再利用一些歪門邪道的手法,讓我和我爹互相換命。

這時候,我想起床底下的尸體,趕緊把孟小南拽到里屋。

當孟小南看到床上赤身裸體的徐瑩瑩,立刻瞪起眼珠,轉過身狠狠地甩給我一個嘴巴,聲音清脆。

流氓!

我趕緊跑過去,拉開被子,蓋在徐瑩瑩身上,解釋說:邱哥給我發來信息,說徐瑩瑩已經中招了,衣服都是她自己脫的,我可不是那種人。

孟小南背對著我,說道:陳東野,你說實話,到底有沒有和她圓房?

我雙手無奈的一攤,天地良心啊!你借我倆膽子,我也不敢啊!老姨。

孟小南憤恨的轉身,舉起拳頭,看眼徐瑩瑩已蓋好被子,吐了口氣,放下手,拿出手機,看了片刻,說道:算了,李師傅來消息了,你奶奶已經開始施法害你,要等到天亮才會回來,接下來,你要聽從安排。

我疑問的眼神,向孟小南的手機上瞟去,問著:有什么安排?

孟小南又看了眼手機上的指示,對我說:去墳地,躲在你爹的棺材里,破曉才能出來。

**,我身子莫名一緊,向后挪了半步,眨了眨眼,確定她沒說錯,問道:躲棺材里,你們是不是想整死我啊?

孟小南向床下努努嘴,說道:信不信隨你,那口棺材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只有躲在那里,你奶奶才找不到。

我糾結了片刻,最后還是相信孟小南的話。

她處理張書記的尸體,而我獨自來到墳地,看見墳已經被扒開,心里一陣唏噓,想來,我爹也是夠可憐的,不明不白的死,死后又被斬首,棺材也被扒開了幾回,真是死也得不到安生。

我扎著膽子,走到墳的邊緣,棺材蓋敞開,里面還算干凈,有枕頭也有鋪蓋,小心翼翼的鉆了進去,看著黑夜,一個人躺在棺材里,外面時不時傳來鳥叫和狼嚎聲,心里一陣陣打鼓。

心驚膽戰的一宿,按照老李的安排,天空蒙蒙發亮的時候,我從棺材里爬出來,躡手躡腳的跑回家中。

當我進屋的時候,眼前的一幕,差點將我的三魂七魄嚇出來,只見,徐瑩瑩頭發花白,皮膚褶皺,眼袋下墜的離譜,臉上長了很多斑點。

我倚著門,不敢相信的看著蒼老的徐瑩瑩,一夜之間,黃花大閨女竟然變成了老太太。

我下意識想起床下的爹,趕緊趴在地上,可是,床下卻空空如也。

這就是老李所說的換命嗎?我沒睡在床上,倒霉的確是徐瑩瑩,無緣無故連累一個無辜的人,一頭撞死的想法都有了,我特么太疏忽了。

我上前探了探徐瑩瑩的鼻息,還活著,只是特別微弱。

我趕緊撥打120,然后給邱石打電話,將這一變化告訴他,顯然,他們也沒有預料到這樣的情況,還說,我奶奶已經在趕回來的路上,讓我小心。

我剛放下電話,奶奶就走進院門,這次,奶奶換了正裝,穿了一陣類似唱戲的衣服,花枝招展,頭上還戴了頂圓帽。

奶奶進門后,我們四目相對之時,她表情說不出的詫異,急沖兩步走到我身前,摸了摸我的臉頰,東野,東野……你怎么了,怎么魂不守舍的?

我向屋里甩了個眼神,喘了口氣,奶,嚇死我了,一覺醒來,我媳婦一下變成老太太,差點把我嚇死。

你媳婦?老太太?奶奶瞪著眼,沖進屋里,駐足在床前,驚訝的張開嘴,怎么?怎么會這樣?為什么變成這樣了?

我也跑了進去,是啊?徐瑩瑩怎么變成這樣了?

奶奶轉過身,雙手抓住我的肩膀,力道很大,掐得我生疼,大聲問道:為什么會這樣?你昨晚把她怎么了?

這一刻,我準備把戲做足。

我抬手抹著淚,哭喪著說道:還能干什么啊!洞房花燭夜,前半宿都好好的,為什么一下醒來就變成這個樣了。

奶奶更是驚慌失措,來到床邊,仔細看著蒼老無比的徐瑩瑩,嘴里嘟囔著:誰?到底是誰?為什么變成這副模樣?

我湊到奶奶身后,擺出一副后知后覺的表情,攥住奶奶的胳膊,說道:奶,是邱石!一定是邱石和老李他們搞的鬼,這幫王八蛋,還是不肯放過我,為什么把我媳婦變成這樣。

奶奶好像明白了什么,連續點著頭,對,對,一定是邱石和那個老頭,不行,我要找他們算賬去。

說完,奶奶小跑著出了院門。

等了半小時左右,120進門,把徐瑩瑩送到現成醫院,一系列檢查之后,說徐瑩瑩很虛弱,體力過度透支,至于為什么一夜之間變得蒼老,醫院也解釋不清楚,只說讓她留院觀察。

下午,我回到家后,看見院門口堵了一幫人,還聽見里面的叫罵聲。

圍觀的群眾中,我一眼就逮住老李,他也看到我,微微一笑,向我使了個眼神,我們來到角落,老李小聲說道:看到了吧!狐貍尾巴終于露出來了。

我堅定的點點頭,問道:里面怎么回事?

老李哈哈一笑,指了指我家的院子,娘家人鬧唄!估計這兩天你奶奶有的忙了,也能給咱們騰點時間做準備。

老李果然老謀深算,一看就知道是他搞鬼,娘家人纏著我奶奶,讓她分身乏術。

老李把我耳朵揪過來,小聲說道:接下來,咱們該打反擊戰了,昨晚,我已經大致了解你奶奶的套路了,她用的邪術,我應該能破解,你要聽我安排行事。

好,好,我聽!我連連點著頭。

老李繼續說道:昨晚你奶奶施法,陰差陽錯讓你爹吸干了徐瑩瑩的壽命,但是,他們之間沒有血緣關系,你爹被弄得不人不鬼,今天晚上,就把你爹燒了。

燒?在我們村里,村里都很忌諱這個字眼,將就入土為安,如果火化,死后會被打下十八層地獄,受盡折磨。

我受過高等教育,自然不會這般迷信,但是為了我的安全,還是早點讓我爹火化吧!起碼比現在不人不鬼的強。

老李還囑咐,只要娘家人拖住我奶奶,再過幾個小時,天一黑,我們就行動。

我爹的尸體被奶奶送回棺材里,白天太惹眼,只能等到晚上,而且要用我做引子,才能把我爹從棺材里引出來。

我眨了眨眼,表情里帶著害怕。

老李輕輕拍了拍我肩膀,說道:你放心吧!只要你奶奶不出現,你就不會出事,而且,還有你娘保你周全。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最新超级碰碰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