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玄幻 > 玄天戰尊
《玄天戰尊》韓宇完結版在線閱讀

玄天戰尊妖月夜

主角:韓宇
獨家完整版小說《玄天戰尊》由妖月夜傾心創作的一本玄幻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韓宇,書中主要講述了:震八荒掃六合,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備受家族歧視的他,偶得靈珠認主,從此逆天破命,一雪前恥!憑借一本秘籍,修煉得道,看他踏破...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18-10-31 12:12:30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四妹,這韓宇出手狠辣,將威兒打成重傷,完全不顧手足之情,此事定要秉公處理,你可莫要偏袒于他,否則至韓家的族規于何地?”

韓錦鵬面色淡漠,心中知道憑借自己的根本無法令韓子萱折服,故而一開口便將韓家族規搬出,有這頂大帽子在,便是韓子萱亦將有所顧忌,要知道在世家之中,族規有著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便如王朝的法度不容挑釁!

“明明是韓威出言不遜,動手在先,要按族規處罰,也應該處罰他!”韓宇拳頭緊握,厲聲喝道,他豈容這韓錦鵬這般顛倒是非!

“這只是你地片面之詞,何人可作證?如今威兒被打乃是事實,豈容你狡辯!”韓錦鵬眸光一凝,冷冷地說道。

“是啊,明明是這韓宇搶了威少得赤炎妖狼,且將之打傷,韓叔你可要重重的處罰韓宇啊!”旁邊的韓軍,眼睛一亮,連忙做出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說道,眸光瞧向旁邊的韓威時不由閃過一抹狡黠。

“是啊,父親,你可要為孩兒討個公道啊!”韓威心領神會,連忙說到。

“韓宇,你還有何話可說?”韓錦鵬冷冷地說道,無論事實如何,今日他絕不會輕易放過韓宇。

“好個顛倒黑白的家伙,難道在韓家你們當真能夠只手遮天嗎?”韓宇臉色氣的煞白,實在未曾想到,這二人臉皮厚之此等地步。

“赤炎妖狼!”聽得韓軍二人此語,韓錦鵬方才注意到,韓宇肩膀之上一直扛著一只妖狼的軀體。

“此狼生前,應當在淬體七重巔峰之境,宇兒怎么會有此物?”韓子萱亦是甚感驚詫。

“嘖嘖,韓胖子好生不要臉,今日一日未曾離開韓家,這赤炎妖狼從何而來?而且適才我可是明明瞧得你與韓軍欲搶奪韓宇哥哥的妖狼,反被韓宇哥哥所傷,如今卻在此顛倒黑白,真是臉厚如墻。”旁邊的韓雪鶯,嫣然一笑,靈動的眸子閃過一抹戲謔之色,“以二舅的心智此事緣由,應該已經了然于胸,無須侄女多言了吧!”

“這…!”韓錦鵬眉頭一皺,這妖狼非韓威之物他心中自是知曉,適才只是想找個教訓韓宇的借口罷了,只是此時他若在顛倒黑白,豈不是承認自己心智不行,無法辨別是非嗎?

“宇兒,你將此事的緣由一一道來,有姑姑在沒有人可以欺負你。”韓子萱心中略微分析,已然知道事情的幾分真相,只是心中對韓宇能夠獲得此等等級的妖狼心中感到詫異。

“恩!”韓宇微微點頭,旋即將自己前往后山采摘火炎果遇到赤炎妖狼及回到韓家韓軍二人出言不遜欲搶奪妖狼之事一一道來,至于天現異象與神秘珠子之事卻未曾提及,而是把赤炎妖狼的死亦歸結于它之前便受傷之故。

這天現異象及神秘珠子事關重大,韓宇自是不會隨便告知他人,他雖年方十六,匹夫無罪,懷壁有罪的故事亦有所耳聞。

“原來你是為了前去采集火炎果以助三哥壓制體內寒毒,方才遇到此妖獸,真是為難你了!”寵溺的輕撫著韓宇的后腦勺,韓子萱眸中略微閃過一抹愧疚,“三哥飽受寒毒折磨十數載,我卻未曾盡到一絲微博之力。”

嘆息了一口氣,韓子萱旋即眸光一凝,向著韓錦鵬冷冷地說道:“二哥,此乃威兒挑釁在先,你還有何話可說?”

“這…無論如何他也不該出手如此之重!”韓錦鵬面色一紅,面對半步真武之境的韓子萱他亦無可奈何,只是若就此了結此事他卻心有不甘。

韓子萱眉頭微皺,此事若是鬧大,被韓老爺子知曉,將對韓宇極為不利,眸光掃向韓宇之時,驀地閃過一抹精光,“淬體六重大成之境?”

頓了頓,韓子萱故作為難之色,說道,“既然如此,便罰宇兒日后不得進入煉武場鍛煉及聽習戰績功法的講解,如何?”

韓錦鵬眉頭微皺,這不得踏入的練武場的處罰,對韓宇毫無損失,因為修為達到淬體六重便可修煉戰技無需在練武場中鍛煉身體肌能,至于功法講解,有昔年的天才韓子楓在,根本不會耽擱韓宇修煉之途。

雖然心中不甘,韓錦鵬亦只得微微點頭,有韓子萱護持,他根本無法奈何韓宇,此時他若不趁此下臺,只會將自己弄得灰頭土臉無顏面人。

“不來練武場?”韓宇摸了摸鼻梁,旋即淡淡的說道,“就算沒有韓家培養,我一樣能夠憑借自己的努力成長起來。”

“哼,便宜你這小子了,若是日后你有把柄讓我抓住,老夫絕不輕饒你。”韓錦鵬臉色鐵青,在恨恨的瞪了韓宇一眼后,旋即轉身離去。

“父親!”韓威滿臉不甘的喊道。

“連個廢物都對付不了,你還嫌不夠丟人嗎?給我回家好好修煉去,若是一個月內不能夠邁入淬體七重,休想出來。”韓錦鵬厲喝一聲,滿臉無趣的就此離開,臨了心中不由一陣嘀咕,“韓宇這小雜種,明明資質平庸,怎么會在如此短的時間內一舉邁入淬體六重了?”

韓威楞在原地面露怯怯之色,心中實在琢磨不透,父親今日為何火氣如此之大,會舍得呵斥自己。

“韓宇,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韓威狠狠地瞪了韓宇一眼,留下一道恐嚇的話語后,旋即灰溜溜的緊隨其父而去,因為他發現,此時四周有著無數道異樣的目光正瞧向自己,他知道,今日他徹底載在了韓宇手中,在很長得一段時間內,只怕都將成為他人的笑柄。

“隨時歡迎,只怕你自己沒有這個本事!”攤了攤手,對于那恐嚇的話語韓宇一副無所謂的摸樣。

“哼,你別得意!”扭過頭冷哼了一聲,韓威終于是化為一道身影逐漸消失于練武場中。

“宇兒,韓威一向如此,你別往心里去。”瞧了一眼,眼前這比同齡人多了一份成熟的少年,韓子萱心中不由嘆息,“若是他母親在此,身份該是何等珍貴?二哥豈敢如此輕視他?”

“一個可憐之人,我豈會與之計較。”韓宇淡淡一笑,這韓威天賦一般,只怕此生也是難以突破淬體九重,注定與高階修者無緣,而他,終有一日將憑借著自己的努力踏上巔峰達到旁人無法輕視的地步。

在今日得遇機緣后,聯想著自己突起的異能,韓宇有著一股莫名的預感,那神秘珠子絕非普通之物,別人的攻擊在他眼中徒然放慢無不顯示著此物的特異,這一切皆是今日才出現的異象啊!

“可憐之人?”瞧得韓宇眼中堅定的目光,韓子萱微微一愣,旋即似乎想到了什么,問道,“宇兒,你不是前幾日方才邁入淬體五重之境嗎?怎么此時竟然達到了淬體六重大成之境?”

“是啊,韓宇哥哥,你怎么修煉如此之快,若就此下去,過些時日便是欣兒亦無法比及了。”韓雪鶯眨動著靈氣逼人的眸子,好奇的瞅向韓宇。

“我練啊練就突破了淬體五重。”韓宇手摸著鼻梁,說道。

“練啊練,就突破了?”韓雪鶯翻了翻白眼,嬌嗔一聲,“誰信了,你不說就算了!”

話語悅耳動聽如天籟之音,尤其是那聲嬌嗔,更是令人酥經軟骨,韓宇心中微微一蕩,不由向著面前這個如青蓮般含苞待放的少女瞧去。

感受到少年異樣的目光,韓雪鶯臉色泛起一抹緋紅,頷首微低,精致小巧的柔荑不知所措的抓著衣角,那摸樣更是讓其平添幾分可愛之色。

韓子萱此時卻是略露沉吟之色,“難道,宇兒并非平庸之資,而是厚積薄發絕世的天資此時方才略露冰山一角?”

一想起,韓宇父母那恐怖的天賦,心中令頭才完全確定下來,頓了頓韓子萱,說道,“宇兒,隨姑姑去看看你父親!”

“恩。”韓宇點了點頭,能夠就此繞過他修為的問題,他自是十分樂意,雖然這姑母乃是韓家最親之人,只是這神秘珠子之事太過詭異,說與出去不僅難以置信,更是將為自己到了無盡的麻煩。

回到那簡陋的院落之時,當韓子楓瞧得韓子萱及韓雪鶯之時,蒼白的臉上露出一抹難得的笑容,當他聽聞韓宇孤身前往后山替其采摘火炎果之時,眼眸中不由閃過一抹欣慰之色。

十余年來,這個兒子便是如此懂事,從未讓他操心過。

當韓子楓聽得韓威及韓軍出言不遜且欲出手對付韓宇之時,眸中閃過一抹怒色,只是想到自己此時的情況亦只得嘆息一聲,“宇兒,日后少與這些人來往,他日若是有所成就自是無人敢輕視于你。”

“恩,孩兒知道!”韓宇認真地點了點頭。

“舅舅,你是不知道,若非我叫娘親及時趕來,韓宇哥哥只怕已經被二舅把修為廢了。”旁邊的韓雪鶯,嘟著小嘴,嬌嗔道。

“二哥?”韓子楓目光一沉,旋即陷入短暫的沉吟。

“三哥放心,有我在,韓家沒有人能夠欺負宇兒的。”韓子萱心中一顫,當年這個如同星光璀璨,風光無限的三哥,此時卻需仰他人鼻息而生,這對于他該是何等打擊?他心中的苦楚誰人能知?

“日后宇兒便有勞萱妹了。”韓子楓微微點頭,韓宇乃是他唯一的希望,若非他此時寒毒壓身,否則豈容許他人動自己兒子分毫?

頓了頓,韓子楓心中還有些不大放心,眉頭皺了皺,眸中閃過一抹凌厲,說道,“同時你告訴韓家其他族人,若是有人敢動宇兒分毫,我韓子楓便是拼掉這條殘軀亦將讓其陪命!”

冷漠的話語,鏘鏘有力,蒼白的臉上病態盡消,此時的韓子楓便如一把寒氣迸發的利刃,沒有人會質疑他話語的可信度,此時的他雖然寒毒壓身,若是當真要拼命,韓家無人能擋!

“原來父親也是如此看重我!”韓父的話語讓韓宇心中感動不已,緊握的拳頭,微微顫抖,全身的血液似乎在沸騰,心中的某些信念在此時變得更加堅定!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最新超级碰碰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