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恐怖 > 玄天道符
《玄天道符》李游莫連城章節列表在線試讀 第七章 爆炸

玄天道符拉風的樹

主角:李游莫連城
完結小說《玄天道符》由拉風的樹最新寫的一本靈異推理類小說,主角李游莫連城,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1996年,夏商周斷代工程拉開序幕,被歷史迷霧籠罩最為嚴實的時代被緩緩拉開重重帷幕,一個幾乎與此同時的陰謀也緩緩展開,剛剛畢業走進社會的他,無意之中一腳踏進了一條沒有盡頭的不歸路,也走進了歷史長河無盡...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18-08-16 09:36:36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李游大氣不敢喘一個,蠹蝎就盤在他的頭頂上,兩個螯鉗正“咔咔”地響動著,仔細一聽,竟然還帶著細微的金屬摩擦聲。蠧蝎尾勾甩來甩去,不知何時便會扎落在他的頭上。這種情況就和身邊放著一個隨時可能會被引爆的炸彈一樣,讓人十分揪心。李游雖然不住地在心里輕呼冷靜,但已經有些控制不住恐懼,額頭的冷汗也開始冒出了冷汗,身體的溫度明顯提升著。

蠹蝎似乎也發現了自己盤踞的地方有著不妥,節肢一陣亂顫,尾勾一抖,便朝著李游的門面狠狠一扎了!那黑乎乎的尾勾霎時間便在李游的瞳孔里放大著!

“我靠!”李游心里怒罵了一聲,情急之下,也不知是從哪里來的急智,狠狠地把頭一甩,蠹蝎頓時被他甩了出去,尖銳的尾勾擦臉而過,他心里暗道了一聲僥幸!

但是“啪”的一聲,那蠹蝎落地之后,卻是展開了身上翅膀,朝著李游臉上掠飛過來,快如閃電,李游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它已經出現在他面前。李游也來不及多想,下意識地一手便抓了過去,將蠹蝎死死地抓在了手中。

“嚓……”李游用力一捏,蠹蝎扁長的身子霎時間變成了一團肉渣,但在入手的瞬間,蠹蝎也昂起了尾勾,快如閃電地在李游的手背上扎了一下。

痛!這是被蠹蝎扎中的第一感覺。李游大腦都空白了幾秒,身體就像打擺子一般劇烈地顫抖了幾秒,反應過來的時候,手背上的痛楚已經開始消失,但是一股強烈的酸麻感出現了,還不斷往手臂蔓延。

“有毒!”李游哆嗦了一下,費勁地把掌心攤開,把手中變成了肉泥的蠹蝎甩一邊,左手趕緊從兜里掏出了一把仿制的瑞士軍刀,學著處理蛇毒的法子,咬牙在被蠹蝎扎到的位割了一個“十”字。讓他悚然的是,割開傷口后,并沒有鮮血流出來,傷口周邊的血液都凝結成了塊狀。

看到這種情況,李游倒吸了口涼氣。先是大力地把血塊擠出來后,趕緊從背包里掏出了一根繩子,把手腕纏了幾道,防止更多的毒素進入體內。然后又狠狠地在傷口周邊開了幾道口子,繼續把毒血擠出來。也不知道這個法子管不管用,但在這種情況下,他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李游做完了這一切后,感到十分疲累,看了看滲水井里沒有更多的蠹蝎,心里才松了一口氣,慢慢地靠在井壁上。心里僥幸著好在蠹蝎都長了翅膀,不然海量的蠹蝎落在滲水井里,他肯定會在被蠹蝎的毒死之前,活生生地被它們啃個精光。只是眼下這種情況,最好的設想也是能夠多活一段時間罷了。想到這里,他又一陣沮喪。

李游靠在井壁上一陣胡思亂,他忽然又想起了剛才莫連城說過的話。他喃喃說道:“莫連城的話真他娘的不可信啊,才說完老子有長壽的面相,也不知道是他信口開河還真是業務水平就這樣了。”李游無奈地慘笑了一下。

“靠,李游呢!”忽然遠遠傳來了一聲沉悶的響聲,在墓道里回蕩著。李游辨認了一下,是石廣生的聲音。這廝剛才就只顧著逃命,根本就沒發現李游跌落滲水井里。

“我還問你呢!”莫連城氣急敗壞的聲也隨即響起:“他不是和你一起先跑了嗎?怎么就不見人了……”

聽到這兩個家伙焦慮的聲音,李游心里隱約有些感動,還有些安心。從兩人的聲音聽來,似乎已經擺脫蠹蝎的威脅。只是李游心里有些擔心,莫連城不會返回救他。

經過放血處理,大部分的毒素已經被李游排了出來,傷口上的血塊已經沒了痕跡,擠出來的血也恢復了正常,手臂上的麻痹也變輕了許多。很明顯毒素沒能夠全部排除,但相比之前的狀況已經好太多。

“沙沙沙……”就在李游心頭一松的時候,令人悚然的沙沙聲在他頭頂出現了。他心中一凜,猛然抬頭一看。這情形不看還好,一看之下,他兩腿一軟,險些倒了下來。

滲水井上方不知何時爬滿了密密麻麻的蠹蝎,一層壓一層,攀在井沿之上,揮動著螯鉗,小心翼翼地探頭下來,李游看不見它們的細小的眼睛,但是卻看得到一張一合的口器,似乎對著食物垂涎若滴……

“這次真的死定……”李游嘶嘶地吸著涼氣,他沒有不悲觀的理由。蠹蝎的攻擊性和毒性都非常強烈,而他手上沒任何可以抵御的工具,而可能能幫得上忙的莫連城和石廣生此時都不知道躲在古墓哪個角落里,就算他們良心發現,快速來救命,也是來不及了啊!

就在李游滿心驚惶之際,忽然“轟隆”一聲巨響,整片墓道一陣猛烈地搖晃碎磚石紛紛落下。冷不防之下,李游腦袋都被石屑砸中了幾下,頓時冒起了幾個大包,痛楚難耐。但相對起耳膜的刺痛來說,這點皮肉之痛根本算不上什么。

“炸藥!”李游心中大駭。“媽的,是誰在打炮?”李游咒罵了起來:“這兩個瘋子,竟然敢在地下引爆炸藥!難道不怕活埋嗎?!”

但回過神來,李游卻是發現,發生爆炸的方位不是莫連城和石廣生的位置,更像是從下來的盜洞那邊傳來的。

“是誰在這里用上了炸藥?”李游用力地拍了嗡嗡作響的耳朵,又猛然地搖了搖頭,可腦袋里暈乎乎的感覺還沒散去。

好在爆炸響起之后,蠹蝎似乎也感覺到了危險,如潮水般紛紛四散,李游心里暗道了聲僥幸,心里對引爆炸藥的不速之客充滿了感激。哪怕這會來的是公安他也認了,畢竟盜墓坐牢和慘死古墓里,兩者取其輕,在號子里蹲個三五七年都是掙的。

但一轉念,李游就知道來的鐵定不會是公安。任何與政府機關扯上點關系的部門,都不會缺德地用炸藥開炸古墓,何況還是在三更半夜的時候。如果沒猜錯,來者應該和他們一樣,都是打這古墓主意的人。不過瞧人家的氣魄,盜洞什么的都省了,直接就來炸藥。哪像自己一行人這些,都什么年代了,竟然還在挖洞,一點與時俱進的思想都沒有。李游暗暗腹誹著莫連城。

但一想到是盜墓的同行,李游冷汗又冒了出來。他剛才的想法實在太樂觀了,莫連城之前就跟他說過,盜墓者行蹤詭秘,對自己的身份諱莫如深,絕不愿意被別人知道自己所做的勾當,撞破他們的好事,往往只有死路一條。還說現在的世道跟以前不一樣了。

以前,除去官盜外,實際上大部分的盜墓者都是一群活不下去的窮苦民眾,實在是餓的活不下去了,才會打起從古墓里掏食的主意,彼此之間能夠互相體諒對方的難處,而且在打交道的過程當中,也產生了一些約定俗成的潛規則。比如進墓不可以把里面的東西全部拿走,要留下部分,以備后來者所需。

還有倘若兩伙人同時發現了同一座古墓,后者必須等前者離開之后才能夠靠近,否則就是壞了規矩,從此在同行里備受排擠。這種排擠可不僅僅是人緣,更多是利益上的損失,因為沒哪個古董商愿意和得罪了一群同行的盜墓者做生意。

千百年下來,這樣的規則早已深入人心,從同行口中搶食的事情也極少人做,當是倘若一做,那大多情況下會下死手,免得事發之后壞了名頭。但如今早已不是萬惡的舊社會,這些規矩早已經沒多少人去遵循了,盜墓者的冥器銷售渠道也各不相同,為了幾件明器傷人命的事情,也不會有太多人會做。

但是現在,國家對盜墓的懲處越來越大,而盜墓所得的利潤也越來越驚人。舊時代窮苦人生存的規則早被打破,血腥和殘暴才是主題……

“喂,喂,小子……”就在李游捂著腦袋胡思亂想的時候,滲水井上面忽然響起一個含糊的聲音,還有根棍子捅了捅李游的肩膀,李游一抬頭,臉色便蒼白了幾分,這哪是什么棍子,分明是黑洞洞的槍口!正對著李游的腦袋。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最新超级碰碰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