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恐怖 > 活人禁地
《活人禁地》小說精彩試讀 《活人禁地》最新章節

活人禁地感嘆號

主角:周毅
新書推薦,《活人禁地》是感嘆號傾心創作的一本靈異類小說,本小說的主角周毅,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古老的村子里全都是女人,她們竟然遵從一個特殊的風俗,和所有愿意與她們結合的男人……...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18-08-23 14:55:14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你想多了,人數就是這么多,不信你去問問王廷。”孫胖執意說道。

“好,我現在就去問問!”

“一起去!”

之后,我和孫胖找到了王廷,問他隊伍是不是少了一個人。

王廷在聽到我們的問題后,神色突然變得慌張起來,有些結巴地說道,“沒,沒有,哪有什么瘦子,我們一直就是七個,你是不是想多了。”

“嘿嘿,我都說是七個了,你還不信。”孫胖聽到王廷的答復后,有些得意。

我看那王廷的反應著實有些不對,也不管孫胖那家伙的嘲諷,繼續追問王廷,“從昨天你就怪怪的,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

“我有什么事情瞞著你,話說我跟你很熟嗎?滾滾滾!”突然,王廷就變得十分激動起來,作勢要趕我們走。

這讓我愈發覺得古怪,想要繼續追問下去,但是孫胖不肯了,一把將我拖開了。

將我帶離開王廷后,胖子癱坐在地上問我是不是瘋了,我沒有理會他,他自知無趣,躺在地上補覺了。

等到孫胖睡去之后,我悄悄去看了一下王廷那邊的情況,發現他們七個也全睡了,便慢慢往女兒村走去。

這女兒村一定有什么問題,我要親自去看看!

白天的女兒村看起來很是熱鬧,來往的女人形態各異但都出落得十分精致。只是迫于那條不成文的規定我也不好在白天貿然去村子里,只能坐在我們這群男人落腳的地方翹首望著她們。

時間一點點過去,太陽終于落下了山頭,村子里被一盞盞燈籠裝飾起來。孫胖也終于睡醒,卯足了勁準備一場大戰。

“兄弟們出發吧!”

王廷像是發號施令,一聲磁性嗓音過后同行的男人都起身朝村子跑去。孫胖從后面拍了拍我的肩膀,囑咐我說不要想太多,來這里就是為了沾點腥的,接著他頭也不回的朝前跑去。

我突然覺得好笑,一群男人,載著滿身的欲望定時定點的出發去狩獵,而且那些獵物還都是心甘情愿上鉤的。

不行,我不能讓別的男人去了婉兒那里。一想到這,我便加快了自己的步子。

進到院子里,我依然注意到了那顆小楊樹,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太過敏感,感覺包括上面的紅絲在內,整顆樹都長大了不少。

“周毅~”

這個聲音很熟悉,也很有魔力,我抬起頭,便看到婉兒穿著一身紅色的衣服站在門口,衣服的料子似紗又似綢緞,隱約著她那**的肌膚。

“這棵樹……”

“快進來吧。”

還沒等我說完,婉兒就打斷我然后轉頭走進了屋子。我想起孫胖的話,也便跟著進去了。

“你坐下,我去給你倒杯茶。”

我坐在木凳上,指尖撫過木質桌面,桌上的蠟燭映著一股紅潤,我不解這個村子里明明是有電的為何還大都用蠟燭,燈籠這種復古的東西。

窗簾還是兩層薄紗,被風吹的飄來飄去。婉兒將茶放在了我的面前,然后看了看我脖間戴著的玉佩。

“記住,一定不要把玉佩摘下來。”

我看了她一眼,然后握住了她的手。

“我能知道為什么嗎?”

“一旦你摘下來了,我就會得不到塔姆神的保護,到那時候我們就不能在一起了。”

“塔姆神到底是什么?而且,對于鬼神這些東西,我不完全相信的,我不信我們倆能不能在一起就只靠一個玉佩就能解決的。”

“……你別想這么多了。”婉兒伸出左手捂住了我的嘴,隨后右手在我的襠部抓了一下:“辦正事吧。”

我打了個激靈,二十來歲的熱血男人根本禁不住這種**,所以我明顯感覺到自己瞬間起了生理反應。

我站起身將婉兒擁到了懷里,雙手順勢貼在了她那柔軟的雙峰。我吻住她的唇將她朝后推,最后一起倒在了床上。

我原本認為這種縱欲行為會讓身體吃不消,可沒想到這都連著第三天,而且前兩天都是一夜四五次,我竟然還能說起來就起來,而且硬如鐵棍。

體內的血液大肆充到老二上,大腦便會一下子變得沒了控制性,所以說男人在欲望上來的時候智商真的會下降。我一把扯掉婉兒的衣服,她**柔滑的肌膚強烈的**著我本就漲的包不住的部位,所以我索性也脫了個精光。

就在這時我突然聞到了一股怪異的味道,像是什么東西餿了,還有一絲絲的臭氣。

“怎么了?”婉兒見我停下,急切的問道。

“我好像問到了什么味道……”

“不要管那些了……快點……”

欲望上頭,我也的確沒心思注意那些有的沒的,于是俯下身子開始了這一夜的酣暢淋漓。

外面雞叫了兩聲,已是凌晨,婉兒側躺在一旁睡著了,而我卻一直睡不著。按理說大戰了這么久肯定會累到閉眼就睡才對,可我的心里仿佛還裝著其他事情。

比方說孫胖怎么樣了,這小子不會精盡人亡吧。

再有就是我明明記得原本10個人,怎么偏偏在王廷嘴里就成了9個人,而孫胖也這么認為?!

另外王廷下午的反應是不是太過激動了?想到這里我又覺得他這人怪怪的。

我看了看房間四周,隨后又看了看身旁的婉兒。她出落的的確是美麗,皮膚白皙細膩,清澈的眼眸上是一雙柳葉眉。城市里的女人大都靠化妝品保持的亮白肌膚,可眼前的她完全是素顏。

想到這我倒有一種負罪感,一個年輕的女孩,就這么被我睡了……

不過我這人不算差勁吧……長得肯定不算差,身材也挺好,活兒也不錯……

何況,在我之前,她又被幾個男人睡過呢?

一陣微風吹過,我再次聞到了那股熟悉的味道。

這個味道真的很奇怪,仿佛是什么草藥卻又摻雜著一股臭氣,然而這種臭氣并不讓人嫌棄,反而有種上癮的感覺。

我走下床,打算順著氣味找到源頭。

窗外依舊是一片冷凝,連月亮打的光都沒有任何生氣。我在房間里走了幾圈,卻發現這個氣味好像是從外面進來的。

此時的我全身上下沒有穿一件衣服,但想到這個時間點應該不會被人看到,索性也就沒披什么就出去了。

外面有點冷,但畢竟是夏天,也冷不到哪里去。月光在地面上打了一層霜,未知的遠方傳來一聲不知名生物的嚎叫聲,我打了個寒顫,突然聞不到那個氣味了。

這時,我注意到了那顆樹,我確信,它比我來之前更大了些。

我走過去看了看它上面的紅色紋路,棕灰色的枝干倒沒什么新奇,就是這個紅色紋路,讓我實在捉摸不透它的種類。

我站在樹前,用手抓了抓自己的小兄弟,然后放起了水。

凌晨哈口氣都會有顯形,當然排水也會看到升騰的熱氣。只不過當我尿到這棵樹上面的時候,聽到了一陣“滋滋啦啦”的聲音。

我低頭看去,并沒有什么怪異的地方,而那陣聲音也就持續了三秒鐘。

尿完之后我抖了抖它,心里還不住的想著“最近真是累著他了。”

我回過頭,看到窗戶東側擺著兩個黑色的壇子,而待我走近之后,那股味道再次出現在了我的鼻子里。

這種壇子我之前也見過,一是老家有人熬中藥的時候用的石鍋差不多就是這個樣子;而是有人做腌菜或者腌雞蛋的時候也是用的這種壇子。

記得上次回老家,奶奶讓我去拿腌雞蛋,打開蓋子的那一瞬間,我整個人都不好了。

所以現在我也不敢貿然打開這個壇子。

可我的好奇心的確在不停地上漲著。

我打了個哈欠,捏著鼻子用右手拿起了壇子蓋。

還挺重。

我朝里面看了看,一片黑咕隆咚,只有湊著月光看到了幾片類似葉子的東西浮在上面。我松開捏著鼻子的手,發現里面的氣味也不是多么難聞,于是伸出食指蘸了一滴水。

放在鼻下聞了聞,好像是什么中藥味。

我突然想起王廷和孫胖提過的中藥。

婉兒沒有讓我喝,可她的家里的確有。

“周毅?!”

婉兒的聲音從房間里傳出來。

“啊?”

“你在外面做什么?”

“我……我在撒尿呢!”

說罷,我把蓋子放到原處,隨后跑回了房間。

婉兒在床上躺著,在這微薄的光亮下顯出了一股朦朧美。

我跳上床,婉兒摸了摸我脖間的玉佩,隨后我也陪著她睡覺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還在睡夢中的時候就聽到婉兒讓我起床,我看了看窗外,已經有白天的征兆了。可我實在是太困,所以不想起床。

“我不走不行嗎?”

我揉著眼睛迷迷糊糊的問道。

“不行!白天是不允許有男人在村子里的!你快起來!”

“我就在你家不出去,誰會知道?”

“那也不行,你快起來!”

我聽得出,她的聲音已經開始著急了。

也罷,我拗不過她,也拗不過這個規矩,只能拖著疲憊的身子起床走了。

到了我們這伙男人扎營的地方,王廷已經在那里了。昨天對我吼過之后我倆一直還沒說話。

我這人倒是不記仇,就是不知道他怎么樣。所以我索性跟他打了聲招呼。

“早啊。”

王廷抬頭看了看我,隨后回了我一聲“早”。

我看他一副精神萎靡的樣子,也沒再多問什么,轉身去拿了一瓶水。

雞鳴響徹在整個村落,累了一夜的男人陸續回到了營地。我再次看到孫胖的時候,這個虛胖虛胖的漢子,仿佛真的虛了。

“他媽的,太爽了…”

孫胖一邊喝著水一邊感慨著。

“昨兒個那女的,活好!也不知道跟誰學的,一下子讓我搞了四次,一次一個多小時!”

王廷笑了笑,然后抬頭問孫胖。

“是不是你做之前她又讓你喝了一碗類似中藥的東西?”

“對啊!說是增強那方面的能力的,還別說!這果然是真的!喝了之后根本停不下來!想軟都很難!”

我倒是覺得很奇怪,為何孫胖會被喂那個中藥,而我沒有?

“廷哥,你也喝那個中藥了嗎?”

王廷頓了頓,然后回了我一句“對。”

“奇怪了,為何我去的那家沒讓我喝?”

“你下次去個別人家里,說不準就給了。”孫胖在一旁說著。

“你去的哪家?”

王廷望著我,語氣變得異常冰冷。

“這個……”我有些遲疑,因為我真的從潛意識里不想讓別的男人去碰觸婉兒,好像在我心里,已經對她有了占有欲,容不得與別人分享。

“我記不太清了。”

我很清楚這個理由太牽強,而且我也知道廷哥是不會信得。不過他聽到之后只是頓了頓,沒再多說什么。

孫胖已經躺在旁邊睡起了回籠覺,我看了看周圍的同伙兒,大都一臉疲憊的吃著東西。

我走到一個看起來二十四五歲的兄弟身邊坐了下去。

“這幾天白天睡晚上戰的,這一伙兒人的還沒認全。”我望著這個小兄弟伸出了右手:“我叫周毅。”

他笑了笑,隨后握住了我的手。

“周阿力。”

“哈哈!”一聽這名字我立馬笑了:“不知道的還以為咱倆是親兄弟呢!”

“哈哈哈!”

他聽我這么說也笑了起來,我看著他的面孔,濃眉大眼挺鼻梁,真的是個十足的帥小伙。

“你怎么知道這里的?”我很隨意的問了句,但心里卻的確有好奇心攛掇著。

“聽朋友說的,隨后我就跟三個兄弟來了這里。”

“三個?你們……”我看了看周圍的這伙人:“你們不是一塊兒的?”

“不是,我和孔彬,王鑫,陳豪一塊兒的。”說著他指了指一旁帳篷里睡覺的三個人。

“那王廷……”

“我們來的時候他們四個就已經在這里了。”

原來王廷的確比我們都早到這里,這么說來他定會比我們都了解這里。

等等……

“你剛剛說四個人?”我突然間注意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我和孫胖兩個人,你們四個人,王廷他們四個人,所以我們有十個人才對的!”

“不不不,我們剛來的時候王廷他們是四個人,不過之后有個人離開了,好像就是你們來到的那天。”

“我們來到的那天?那天的哪個時間段?”

“一大早就走了吧……這個誰清楚呢?累了一晚上還得起老早,回來的幾乎全都睡了。而且我們和王廷他們那伙又不是多么熟,管這些干嘛?”

阿力這么說我也的確沒辦法再問下去,畢竟大家來這里是為了尋開心的,而不是交朋友的。

“怎么,你問這些干嘛?”阿力突然反問我。

“沒啥,就是熟悉一下咱這伙人嘛。”

“哈哈,把心放在那事上就行,大老遠的跑到這里可不是為了做其他事的。對了,你今年多大,看著挺小啊。”

“我…今年二十。”

“二十?小我5歲!還果然是個小兄弟。這么小就來這種地方,發育好了嗎?”

“開什么玩笑?現在的人差不多十六歲就發育好了,我這都二十的人了還用說嗎?”

“哈哈,我就開個玩笑你還當真了,果然是個小兄弟。”

我笑了笑,沒說話。

“對了,你們在這里怎么沒整個帳篷?”

“晚上在村子里住,白天又不冷啥的,弄帳篷也沒用。”

“你來這要是打算三天就走那倒是的確沒弄的必要,可是你真打算來這里就待幾天就走?”

“這個…我還沒想好…而且我還得看我那個兄弟的心思啊。”

我看了一眼在旁邊地上鋪張床單就睡著的孫胖,突然感覺十天半個月是走不了了。

“得,你慢慢想吧,我得去休息休息了,這雖說快活,可是體能消耗的太多啊。”

阿力說著回到了帳篷,留下我一個人坐在地上。

太陽漸漸升起來,映的整個山坡一片明亮。身邊望不到邊際的綠色樹木,卻沒了想象中的生機勃勃,倒看起來像一片束縛。

這原本是個睜眼面對新的一天的時刻,卻成了我們這群男人閉眼養精蓄銳的時刻。眼下在場的人除了我之外,全都在睡夢中。

累了一夜,我也感到了疲倦,索性在孫胖身邊躺下睡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迷迷糊糊里感覺好像有人從我頭前面走過,我緩緩睜眼看了一下,但是因為太困,所以只朦朦朧朧看到兩個人的腿。不過想到可能是王廷他們,索性翻了個身接著睡了。

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我感覺皮膚像是被火烤著一樣,坐起身子才發現躺的地方正好被太陽光直射到。今天太陽倒是挺烈,只不過村子里被樹和山體遮遮掩掩的看不出什么明媚感。我站起身,走到旁邊的樹后面放了個水。

這時有人走到我身后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回過頭,才發現是孫胖。

“你終于睡醒了。”

我翻了個白眼,你睡了這么久哪來的資格跟我說這話?

“咱去把車上剩余的東西拿來吧。”

“車上還有什么東西?”

“還有一些吃的,帳篷,手電筒啥的……”

“帳篷?!你帶了帳篷?!那你上次怎么沒一塊兒拿來?!”

“我那帳篷是在后備箱一直放著的,畢竟我整天四處游逛,去釣個魚,打個野戰啥的也以備不時之需嘛。這次來村子是想著一直住在一戶人家里,可誰承想不能住啊!”

“那你今天才想起來!”我提上褲子,勒好了腰帶。

“這今天這天突然熱起來我才覺得需要帳篷的啊!行了行了別啰嗦了,趕緊跟我走吧。”

山間的小土路容易在鞋子上留下印記,同時也容易印下別人的痕跡。我是在鄉下生活過的人,所以對花花草草,昆蟲什么的有一些了解。一路上孫胖就一直問我這個是什么花,這個是什么蟲子,這個又是什么草,能不能吃……搞得好像他不是地球人似的。

不過看慣了城市里的高樓水泥和統一的楓樹松樹,我對這里的一花一草還都有些興趣。不得不說,鄉間真的是個很清凈的地方,讓人打心底里覺得舒服。

“周毅,你看這邊都是些什么樹?怎么一片一片的?”

我轉頭看了看,著實嚇了一跳。旁邊幾棵樹后面佇立著一大片長的很高的植物,而且更有意思的是它們不像是隨便長出來的,倒更像是專門開辟出來一片地種植的一樣……

也就是說,這可能是人種的。

我走過去看了看,發現這些植物我肯定在哪里見過,而且聽說過……

這些植物大都一米多高,綠色的葉子,莖干挺粗,有的上面還開著淡黃色的花。

“黃秋葵?”

“啥?”孫胖扯了一片葉子放在鼻子上聞了聞。

“這個好像…不對,這個就是黃秋葵。”

“那是什么東西?”

“一種草本植物,我聽我奶奶說過。她在鄉下給人調理過月子,母乳不夠的時候好像就讓生孩子的媽媽吃這個東西。”

“母乳?這邊種這個東西干嘛?也沒見那個村子里有過小孩子啊……”

孫胖這么一說倒是讓我突然間注意到了一點問題,來到這個村子這幾天,好像除了年輕的女人,從來沒見到過小孩子和老人!

而據我所知,這種植物很多的用處都是針對女人的,它的皮,葉,莖都有不同的作用,比方說調理月經,增加母乳等等。

它本身就是一種滋陰的草本植物,所以對于男人來說倒也有一個作用。

補腎。

這周圍除了女兒村,就沒再見到別的村落了吧。而且這些植物栽種的位置最靠近的一個地方也是女兒村。

可是她們種這種東西干嘛?而且又為何種在村子外面?

正當我還想著的時候,孫胖一把把我拉走了。

“管這些干嘛,趕緊跟我去拿東西。”

我回頭看了一眼這些體格挺大的植物,它們在烈日的照射下,默默無聲的矗立著。

孫胖打開了車門,一股檸檬香氣飄了出來。

“你小子臟不拉嘰的,車里倒是保持的挺干凈。”

“去你的!誰特么臟不拉嘰的了?而且我的車我肯定愛護,用得著你說嗎?”說著,他走到后面去開后備箱,同時讓我進車里把那幾包食物拿出來。

我坐到車里,用后視鏡照了照自己的臉。來到這里這幾天,雖說生物鐘亂了,飲食上吃的隨便,但是這臉色倒是沒顯得陰沉,反而有些白了。看到這,我忍不住拿出手機拍了兩張照片,心里還在盤算著回城里之后,憑我這臉,怎么著也能混著個媳婦的!

“胖子!你這兒還有煙嗎?”

“有!你自己找找!”

這么一說我便四下搜尋了起來,不過找到煙的時候我還看到了別的好東西:三把刀。

我拿出來其中一把折疊刀瞧了瞧,還挺重,刀柄也很有光澤。我用食指在上面摸了摸,冰涼的觸感瞬間傳進了我的心里。

“你拿我刀子干嘛?”

孫胖突然出現在了車門口嚇我一跳,我合上刀抬頭質問他:“你放這幾把刀在這里干嘛?”

“一個人在外面風里來雨里去的,誰不備個防身的東西?哪天讓人搶劫了,你也好有個武器啊!這種問題你還問,我看你真是廢了,這么多年白混了!”

“那我得征用一把!”

“你拿刀干嘛啊?這里又沒人威脅到你?”

“哎,別問這么多了,我就想帶把刀在身上,舒坦。”

“那隨你吧,三把刀你都拿去也行,反正我后面還有……”

孫胖突然停了下來。

“還有什么?”

“算了,你趕緊拿好東西,咱就走吧,在這邊也沒意思。”

我瞥了他一眼,然后拿著身后的兩大包食物和飲料下了車。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最新超级碰碰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