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軍事 > 一號狂兵
《一號狂兵》小說章節目錄在線試讀 陳河黎佩玖小說閱讀

一號狂兵陳行者

主角:陳河黎佩玖
精品小說《一號狂兵》是陳行者最新寫的一本熱血軍事風格的小說,主角陳河黎佩玖,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一代鋼鐵狂兵,卷土重回都市!喝最烈的酒,踩最狂的反派,征服最美的女人!...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19-04-25 14:33:46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第七章搶女人的煙

“是啊,斗蛐蛐是陶冶情操的一種益智游戲,潘主管你要是有興趣,改天我可以親手教你哦。”陳河說完,眼神在潘婷那高聳緊繃的胸脯上使勁瞄了幾眼,帶著依依不舍。

“呃,那個……要是沒事的話,我先下去準備了。”潘婷實在忍受不了陳河那**到極點的眼神,踩著高跟鞋慌忙逃離……

望著潘婷逃離的俏美背影,陳河嘴角揚起一絲笑意,“小美女,有點兒意思。”

陳河就這么坐在辦公室內,雙腳毫無形象的擱在辦公桌上,淡然的吞吐著煙圈。

突然,一個嬌美的身影站在了辦公室門口,秘書孫雪又來了。

“陳先生,黎總吩咐您下樓備車,她要出去一趟。”孫雪柔聲說道。

“以后不用叫我陳先生,直接叫我名字,陳河。”陳河掐滅的煙頭,起身說道。

孫雪一愣,點點頭應道:“好的,陳河。”

孫雪通知完消息,正要轉身離去,陳河突然又喊住了她,“孫秘書,等會兒。”

孫雪詫異的回過頭。

“能不能幫我準備一套工作西裝?”陳河問道。

“您的西裝我已經在安排訂購了,不過恐怕還得再等一天,明天就能到。”孫雪說道。

陳河嘴角帶著一抹笑意,突然湊到孫雪耳邊,緩緩說道:“孫秘書你這么溫柔體貼,不知道有沒有男朋友呢?”

孫雪臉色瞬間通紅,急忙倒退了幾步,有些慌亂道:“那個……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望著孫雪那慌亂逃離的性感身影,陳河的眼睛微微瞇了起來。

環球大廈門口,陳河倚在奔馳車旁,嘴里吸著煙頭,痞氣十足。他已經備好車,在樓下等了足足大半個小時了,卻遲遲不見黎佩玖的身影。

這一定是故意的,鐵定是那小辣妞在整自己!陳河心中一陣郁悶,該死的小辣妞,害得他在大廈門口傻站了半天!

又過了許久,一抹絕美性感的倩影才緩緩走出了環球大廈。性感迷人的長發,誘人的連衣短裙,絕美的超級大長腿,魅惑的銀色高跟鞋。黎佩玖宛若女神一般,高貴翩翩而來,就連擦肩而過的空氣,似乎都變得芬芳了~

陳河眼神直勾勾的望著黎佩玖,在唇邊喃喃自語道:“真是極品好妞啊……可惜,太辣了……”

“誰允許你上班時間隨意抽煙的?”黎佩玖一見到嘴里叼著煙的陳河,氣就不打一處來,怒道。

陳河撇撇嘴道:“抽根煙怎么了?你們環球集團的制度也太不人性化了。”

“把煙扔了!”黎佩玖生氣的命令道。

陳河深吸了一口煙,然后吐出一口煙圈,在黎佩玖即將暴走的同時,扔掉了煙頭。

“早上我讓你換掉這身破衣服,你為什么沒換?”黎佩玖指著陳河身上的那件破舊皮夾克,冷聲質問道。

“因為沒錢,換衣服不得要錢吶?”陳河無賴的說道。

黎佩玖臉色更冷,她突然拉開奔馳車門,直接坐進了駕駛室內。

“喂,你干嘛?”陳河不解的問道。

黎佩玖冷冷瞪了他一眼,直接駕著奔馳車揚長而去!

留下一臉懵逼的陳河……我擦!這妞……就這么拋下自己而去了?

黎佩玖駕駛著黑色奔馳,飛速行駛,她已經被那個該死的男人氣的快瘋掉了,那種邋遢不堪的司機,怎么能帶的出去?簡直就是丟環球集團的臉,丟她自己的臉!

突然,身后傳來一陣引擎的咆哮聲,黎佩玖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后視鏡,然后呆住了……

只見一輛重型摩托機車呼嘯而上,機車上那個男人沖她露出一個痞性的笑容。

該死!陳河竟然騎著重機摩托追趕而來了!

黎佩玖大腦完全反應不過來,她不知道陳河從哪兒弄來的重機車……但此刻的她顧不得那么多了,腳下油門猛踩,奔馳S600轎車驟然加速!她現在只想甩掉陳河,甩掉那張該死的面孔!

望著突然加速駛離的奔馳轎車,陳河嘴角抹過一絲笑意,“真是個小辣妞!”說完,他猛地換擋提速,重型機車怒聲咆哮,車頭猛地揚起,在路人們震驚的目光中,飛馳追趕而上!

重機車怒吼著急速超過奔馳轎車,在前方一個絢麗的飄逸橫甩,擋住了奔馳車前方的道路。

黎佩玖猛地一踩剎車,奔馳車停了下來。

“小辣妞,是不是玩的有點過火了?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你的敵人現在正對你虎視眈眈,你卻拋下自己的保鏢離去,你是在給自己挖坑么?”陳河雙手插著褲袋,緩緩來到奔馳車旁。

黎佩玖狠狠瞪了他一眼,“要你管!”說完她又要啟動車子。

陳河眼疾手快,迅速拉開車門,解開安全帶,直接將她橫抱了出來。

“你干什么,放開我!”黎佩玖被陳河蠻橫的抱在懷中,她俏臉憤怒無比,使勁掙扎。

陳河哪兒可能給她機會掙扎,直接打開奔馳車后排車門,將她扔了進去,然后迅速關門,鎖車。

黎佩玖被狼狽的鎖緊車里,她憤怒無比,使勁拍打著車窗!如果眼神可以殺人,那她此刻的目光足以殺死陳河千千萬次!

突然,街道后方傳來幾道引擎轟鳴聲,幾輛重機車急速駛來,將奔馳車圍住。一群流里流氣的年輕人跨下機車,直接暴怒著沖了上來:“**MB!連我們飛車黨的機車都敢搶!**找死!”

“各位不好意思,我因為有點急事,所以借用了下你們的車。”陳河忙上前道歉,畢竟搶了人家車,這的確是他不對。

“媽了逼的!道個歉就完了?”飛車黨眾人面色憤怒,極不友善的瞪著陳河。

“呃,我身上有一千塊錢,就當給你們賠個不是,對不住了各位,還請諒解。”陳河從口袋里掏出一疊人民幣,遞給飛車黨。

飛車黨猛地一把搶奪一千塊錢,怒指著陳河道:“**嗎!一千塊錢就想打發我們?當我們要飯的?!”

陳河一愣,“一千塊還不夠?”

“媽了隔壁!”飛車黨老大極其狠辣,直接一腳踹在陳河身上,陳河身子踉蹌,微微倒退了幾步。

“各位,真對不住……還請諒解。”陳河態度和善的道歉。

“**嗎!勞資今天把話撂在這兒!拿五萬塊錢出來做賠償費!要是不給,今天TM搞死你!”飛車黨猙獰殘暴,一群人將陳河紛紛包圍起來,氣勢兇戾。

“五萬?你們這是敲詐勒索吧。”陳河饒有意味的說道。

“**嗎!就是敲詐你,怎么著?有種你報警啊?”飛車黨極度囂張,似乎根本不懼怕。他們平日里本就囂張狂妄,敲詐勒索的事兒沒少干,簡直天不怕地不怕。

“各位,錢我也賠了,踹也被你們踹了,差不多得了吧?做人得知足,不要得寸進尺。”陳河緩緩說道。

“艸!”一個飛車黨成員暴怒,直接一腳踹了過來!

“呯——!”那飛車黨成員一腳還未踹出……整個身軀就懸上了半空,在空中劃過一道圓弧,然后狠狠摔落在數米遠的地上!

空氣仿佛凝固!

在場飛車黨成員全懵逼了……什么情況?!自己兄弟……竟然,竟然被對方一腳踹飛了?!

陳河緩緩收回自己的腿,云淡風輕的說道,“各位,若是沒事,還請散去吧。”

“**嗎!找死!”飛車黨老大徹底暴怒,猙獰的掏出一柄鋒利匕首,直接捅向了陳河!

寒光凌厲的匕首兇狠的直接捅刺而去!可就在匕首刀尖即將觸碰到陳河身體的那一瞬,匕首突然頓住了!

只見一只手正緊緊抓住了匕首的刀背,將它死死固定住,不能前進半寸!

那飛車黨老大臉色猙獰,雙手猛地用力,想將匕首捅刺過去!但陳河的手宛若老虎鉗一般,死死夾住匕首,紋絲不動!

緊接著,一陣金屬扭曲的嘎吱聲……在眾人震愕的目光中,那鋒利的鋼鐵匕首,竟然被陳河硬生生的掰彎了!

所有飛車黨成員全TM傻眼了……這TM,還是人嗎?!我艸!連堅硬無比的鋼鐵匕首都能掰彎?!

飛車黨老大滿臉震驚,死死盯著陳河!

陳河眼眸微微一凝,突然投射出一抹血腥的兇戾之色!

飛車黨老大身軀猛地一顫!這一瞬間,他竟然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血的味道!那是腥腥血海!那是殺機!真正殺過人的眼神!

飛車黨老大滿臉慘白,身軀發顫,不住的倒退。

僅一個眼神,竟然就將這位囂張狂妄的飛車黨老大震退!

奔馳車內,黎佩玖俏美的臉蛋滿是驚愕,傻傻的望著這一幕……

……

飛車黨眾人眼睜睜看著陳河駕駛著奔馳車緩緩離去……

“老大?就這么放過他?”一群小弟們錯愕的問道。

飛車黨老大臉色慘白,一滴冷汗從額頭滑落,他眼中露出一抹深深的忌憚,“認栽吧,那個人,我們惹不起……”

一群小弟們不明所以的望著老大,“老大,咱兄弟一群人,還怕他一人不成?”

“他的眼神……太可怕!他的眼中,我看到了濃濃的血腥味!他……可能殺過人!”

飛車黨一眾小弟瞬間沉寂,眼中只剩下深深的震駭……

奔馳車在滬海的一處高檔會所門口停下,黎佩玖生氣的下車,直接甩門而去!

陳河將車鑰匙扔給泊車員,不緊不慢的跟了上去。

“別跟著我!”黎佩玖聲音猶如冰霜。

“作為你的保鏢,我必須時刻跟在你身旁,保障你的安全。”陳河緩緩說道。

黎佩玖幾乎要瘋了,腳下高跟鞋用力踩踏在地面上,發出“嗒嗒嗒”的敲擊聲,發泄著心中的憤怒與不滿。

黎佩玖徑直來到了一間私人包廂內,氣呼呼的推門而入。

包廂內,坐著一位絕美女人。當見到黎佩玖氣呼呼的模樣,絕美女人不僅詫異,問道:“佩玖,怎么了?是誰讓你發這么大火?”

就在這時,陳河雙手插著褲袋,緩緩跟著走進了包間內。

“誰允許你進來了?給我出去!”黎佩玖俏臉一凝,怒道。

包間內那位絕美女人一愣,清澈的美眸在陳河身上打量著。

就在女人打量陳河的同時,陳河也在打量著她。烏黑長發披肩,精致魅惑的容顏,一件性感的職業小襯衫,包臀一步裙,讓人血脈僨張的黑絲大長腿,腳下一雙細高跟,簡直就是一個尤物!

“這位是?”絕美女人愕然問道。

“一個小保鏢而已!”黎佩玖根本就不想介紹陳河,一句話直接敷衍。

“保鏢?”絕美女人的目光又在陳河身上掃視了一番。

“我要商談生意,你還不快出去!”黎佩玖指著陳河怒叱道。

陳河目光又在那尤物女人身上掃視了一眼,似乎確定了沒有什么危險,然后才緩緩退出,關上了包間門。

陳河就這么站在包間門口,許久未離開。

一小時后,包間門緩緩推開,那尤物般的絕美女人緩緩走出包間。

當她看見筆挺站在包間門口的陳河時,微微一愣,漂亮的眼眸在陳河身上打量了一眼,并不理會他。她顧自己點燃了一根女士煙,輕倚在門口,姿勢優雅的抽起了煙。

“嘿美女,還有煙么?”陳河的煙癮似乎被勾了起來,痞聲著問道。

女人輕輕一愣,搖搖頭,“沒了,這是最后一根。”她的聲音很魅惑,仿若能勾人心神般。

“真是個妖精尤物……”陳河在嘴邊低聲啐道。

“什么?”尤物女人沒聽清楚,疑惑問道。

“呃……沒什么,說你漂亮呢。”陳河急忙掩飾內心的齷齪。

女人淡淡的掃了他一眼,不搭理他,自顧自抽煙,吐氣如蘭。

“喂美女,你這煙挺不錯啊,聞著煙味兒挺醇香的,遞給我抽兩下唄?”陳河痞子無賴般說道。

女人美眸輕瞥了他一眼,依舊不理會他。

見女人竟然不搭理自己,陳河突然伸手,一把奪過女人手中的煙,然后肆無忌憚抽了起來。

女人整個人都呆住了,瞪大了美眸,傻傻看著眼前這個搶走自己香煙的痞子男人……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最新超级碰碰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