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軍事 > 浴血兄弟連之烽煙東起
《浴血兄弟連之烽煙東起》小說全文在線閱讀 蘇白毛猴小說閱讀

浴血兄弟連之烽煙東起風華正茂

主角:蘇白毛猴
主角叫蘇白毛猴的書名叫《浴血兄弟連之烽煙東起》,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風華正茂傾心創作的一本軍事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本小說主要寫中國兄弟連重新組建后與日軍浴血奮戰以及在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戰役中的鐵血故事..........
狀態:連載中 時間:2019-08-29 10:06:53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1940年3月,日軍重新占領晉東城后不到一個月,便開始大肆宣傳中國兄弟連被全殲一事。

一時間,老百姓議論紛紛。

但是,凡事知道內情的人都被日軍秘密滅口。

距離晉東城大約五十里的一座大山,山里有一座村莊因緊靠大山而建,所以取名富山村。

這里是兄弟連撤退后,新的秘密根據地。

此時,村口的馬路邊各有一名執勤的哨兵正警惕的注意著四周的動靜,一旦有風吹草動,便第一時間鳴槍示警。

村東頭,一座民房,這里是兄弟連聯合指揮部的駐地

此時,屋外正有兩人在大聲爭論著什么!他們后面各有一群拿著步槍,機槍的戰士,看樣子,隨時都會火拼!

“姓王的,明明是你的部隊越界挑事,你還惡人先告狀,你這么說,你還有良心嗎?”說話的是四十五團一營營長曲龍。

“姓曲的,如果不是你的部隊搶了我的地盤,我會來找你麻煩嗎?這里本來就是我的駐地,你卻來這搗亂,如果不是我讓著你,就你那點人馬,我一個連就把你收拾了!”

“收拾誰呢?誰收拾誰還不一定呢?要不,我們現在出去拉開隊伍干一架。”

“干就干,誰怕誰?”

說著,拔出駁殼槍指著曲龍。曲龍也拔出駁殼槍指著王暉。

“住手!”

一聲怒喝,兩人停止了爭論!

“你們在這吵什么?兩個營長在總指揮部外大吵大鬧的,像什么樣子!”

說話的是袁勇,緊跟著他后面的是李佳明以及兄弟連所屬部隊的幾位主要領導。

原本,李佳明等人正在附近查看地形,接到指揮部執勤戰士的報告,立刻趕了回來。

“團座,你可來了,這群土匪搶咱們的地盤!”

“姓王的,你他娘的罵誰匪呢?”

“罵你呢!怎么著!”

“我一槍斃了你!”

“來呀,我怕你!”

“住手!”

這次說話的是李佳明。

“到底怎么回事?你們在這大吵大鬧的!”

“團長,他們不講理,路過我們的防區,二話不說就打人,我的幾個戰士被他們打傷了,我去找他們理論,哪想到他們仗著人多,就拿槍威脅我們。”

曲龍解釋道。

“王營長,情況是這樣的嗎?”

袁勇問道。

“團座,是我們先動的手,那是因為他們欠揍!”

“胡鬧!自己人打自己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打小日本鬼子去。對不起,老李,這事我一定給你和新四軍的兄弟們一個交代!”

“嗯,我相信你,老袁。”

李佳明說道,隨即他又對身邊的眾人說道:

“都散了,不要圍在這里!”

村西,一間民房內,這里是國軍184團團部駐地。

“團座,我們真不是故意動的手,實在是那幫共匪,不是!是那幫新四軍欺人太甚,我們才動的手。”

王暉怕說“共匪“這兩個字惹怒了袁勇,立刻改口。

“不管你是什么原因動的手,總之,是你的不對。我早就說過,我們現在和新四軍是友軍關系。共同的敵人是日本鬼子。下不為例,李團長那,我去說。這段時間,你們給我安分點,別再惹事了。聽到了嗎?”

“是,團座!”

“行了,你先去忙你的吧!”

“那,團座,我先走了!”

兩天后。。。。

村中,一座民房,這里是新四軍45團團部駐地。

“老李,這次的事件純屬意外,我代表184團全體官兵向新四軍45團的戰友們道歉!”

說著,袁勇給在場的所有新四軍軍官敬了一個軍禮。

“老袁,你能這么說,我就放心了!但愿這樣的事不會再發生第二次!”

“放心吧,老李。我袁勇用人格擔保,這樣的事絕不會出現第二次了。”

“好,老袁,我相信你!你們呢,也表個態吧!”

李佳明對曲龍等人說道。

“袁團長,我們愿意相信這次事件純屬意外,我們也希望以后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曲龍說道。

“曲營長,這次的事,我很抱歉。放心,你們營受傷的戰士醫藥費全由我184團承擔。”

“袁團長,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不希望中國人打中國人,讓鬼子乘虛而入而已。至于,醫藥費就算了吧!現在,咱們兩個團的經費都不富裕,這次,就算了吧!”

“謝謝曲營長能夠寬宏大量!”

“我們走吧!”

隨即,曲龍等人走出團部。

“老李,你這唱的是哪一出啊?這戲演得,我都快演不下去了!”

曲龍等人走后,袁勇笑著說道。

“老袁,你真的以為這次的沖突純屬意外嗎?咱們兩支部隊間的戰士們感情好著呢,怎么會輕易沖突呢。”

“是啊,我也這么覺得!我還記得那次,老曲那個營有一個戰士受了重傷,當時,由于曲營長帶隊殿后。部隊又沒有擔架。于是,老林和老池輪流背著他,把他背出了包圍圈。”

“老林和老池那是沒的說,不僅對自己手下的戰士愛護有加,對我們新四軍的戰士也是細心照顧。難怪,我們團的戰士都爭著搶著要跟林營長和池營長學習拼刺刀和大刀呢!”

“老李,你說的不錯!那你覺得這事會是誰挑起來的?他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這個恐怕不好說,這樣吧!老袁,咱們來個引蛇出洞,把這個內奸引出來。”

“怎么引出來?”

“咱們這樣。。。。。。”

說著,袁勇把耳朵湊過來。

兩人低著頭足足商量了一個多小時,然后,兩人都露出滿意的笑容。

第二天一大早,四十五團三營營長趙雙槍帶著三營四連離開團部駐地,往李莊方向前進。

與此同時,一支日軍騎兵大隊,炮兵大隊及步兵兩個中隊正秘密向李莊附近集結,似乎就是沖著趙雙槍去的!

然而,趙雙槍并不知道,一場蓄謀已久的陰謀正快速向他逼近。

李莊,新四軍四十五團三營營部所在地,除了三營四連,外加李莊的民兵小隊,總共三四百人左右。

“營長,您回來了?”

執勤警戒的哨兵說道。

“嗯,沒什么情況吧!”

“注意警戒,現在是非常時期,不能大意!”

“是!”。

李莊外,大股日軍正悄悄靠近,等待進攻的最佳時機。

“青木君,我們可以發起攻擊了嗎?”

“不!晚上再動手,等他們疏于防范,我們打他個措手不及。”

這次指揮的是的內的副手,青木。

“嗨!迫擊炮準備!(日語)”

十幾個日軍士兵架好七八門迫擊炮,蓄勢待發!

這時,正在李莊對面山頂巡邏的幾個哨兵,無意間往李莊方向看了一眼。

這一看,不要緊!差點沒把他們嚇著!

只見,李莊外密密麻麻全是人,看那人數得有上千。

“班長,怎么辦?”

一個戰士問道。

“快,鳴槍示警!”

“是!”

幾個戰士正要拔槍。突然,從他們身后的草叢里竄出幾個身穿特種作戰服,全副武裝的日軍士兵。

這些日軍士兵下手兇狠,幾乎是一刀斃命!

幾個哨兵就這么掛了彩。

“全都解決了!”

說話的是一名日軍軍官,而且是流利的漢語。

“是的,隊長!”

“你們再去,把村口那幾個明哨暗哨都解決,就可以通知青木君了。”

“嗨!”

隨后,幾個日軍快速向村口奔去!村口的哨兵渾然不知危險已經降臨!

“嗤”的一聲,一個哨兵倒地!

就在那個日軍士兵準備擊殺另一個哨兵時,讓他吃驚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那個哨兵一把抓住他拿刀的右手,抬腳一踢,正踢中那個日軍士兵的下巴,他就這么飛了出去。轟的一聲,摔在地上,爬不起來了。這一幕讓隨后趕到的日軍士兵震驚不已。

“快,干掉他!”

日軍隊長急了!

那個戰士干掉一個日軍,正想拔槍示警,卻見幾個日軍士兵手拿武士刀朝他沖了過來。不敢戀戰的他,立刻拔出腰間的手榴彈。

“嗤”的一聲,手榴彈在空中劃出優美的弧線,飛向那幾個毫無防備的日軍士兵。

轟!、

幾個日軍士兵連忙躲避,但還是有一個人被炸傷。

與此同時,村里的人也聽到了爆炸聲。

正準備睡覺的趙雙槍立馬從營部沖了出來,跟在他身邊的是警衛員李軍(此人功夫了得,曾經在少林寺練過武。后來,日軍飛機轟炸少林寺,只有他一人活著逃了出來。

恨透了日軍的他決心參軍打鬼子,為自己的師父及師兄弟們報仇,正好碰讓了趙雙槍的三營在當地招兵。

于是,他便報名參了軍。因為他的功夫了得,趙雙槍一眼便看中了他,讓他當了自己的警衛員。

“小李,快去集合部隊,肯定是小鬼子偷襲!”

“營長,我的任務是保護你!”

“快去,我能保護自己,你告訴四連長,要他帶領一排掩護老百姓轉移,其他人跟我去村口!”

“是!”

村口,爆炸聲引起了新四軍的警覺!讓青木非常生氣。

“八嘎,你怎么辦事的?”

青木非常惱怒地對身邊的日軍特種兵軍官說道。

“青木君,請你說話客氣點,我的軍銜比你大!”

“八嘎!你敢違抗的內司令官的命令!”

“不跟你爭了,撤!”

說完,那個日軍隊長帶著他手下的人快速離開。

“八嘎!”

青木鼻子的都氣歪了!

“青木君,我們是否發起進攻?”

“進攻,消滅新四軍!”

“嗨!開炮!”

轟!轟!轟!轟!

數十顆炸彈在村**炸。

與此同時,在村口日軍偷襲幸存的那名戰士正快速向村里跑去。正好碰讓趙雙槍帶部隊出村。

“營長,不好了,鬼子來偷襲了!”

“小李,怎么回事?鬼子有多少人?”

“人數不少,起碼的上千人呢,哦,對了,還有騎兵。”

“哥,你沒事,太好了!”

說話的正是李軍。

原來,這人是李軍的堂哥李強,他自幼習武,十八般武藝不說都精通,但精通一半還是有的。

“我當然沒事了,我還干掉了一個鬼子兵呢!只是,小易,他。。。”

“快,大家進入陣地!”

四連的戰士們迅速進入陣地。

“營長,鬼子上來了!”

“大家準備,等鬼子靠近再打!”

趙雙槍并沒有慌張,沉著冷靜地對旁邊的戰士們說道。

富山村,兄弟連指揮部駐地,新四軍四十五團團部內

李佳明正在地圖旁看著什么,突然,團部通信員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

“團長,不好了,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我不是讓你去聯系三營嗎?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

“團長,三營營部駐地李莊被鬼子圍攻,情況緊急,估計這會已經打起來了!”

“什么?三營營部被圍攻?”

震驚之后,李佳明沖在外面站崗的警衛員大聲喊道:

“警衛員,集合部隊,立即增援李莊。”

“是!”

隨后,李佳明帶人快速走出團部,正好碰上問訊趕來的政委王軍。

“老李,發生什么事了?”

王軍問道。

“政委,來不及解釋了,三營營部被敵軍圍攻,我們得趕快去增援!”

“好,我跟你一起去。”

“報告,團長,部隊集合完畢!”

警衛員說道。

“立刻出發,增援三營!”

“是!”

新四軍四十五團一營二營以及三營的其他兩個連的戰士們在兩人的帶領下快速奔向李莊方向。

然而,他們誰也沒有注意到,一個角落里,一雙惡毒的眼睛正盯著他們。

這人就是已經叛變投敵的原兄弟連指揮部通信員張龍。

“走,去給大佐發電,李佳明已經率隊離開駐地,前往李莊,富山村兵力空虛,可以進行攻打!”

“是!”

旁邊,他的一個心腹手下應道。

可他不曾想到,他只顧報復李佳明和新四軍,卻忽略了袁勇和他的184團。

此時,一座山腰山,這些人的舉動都被袁勇用望遠鏡看在眼里。

“老李說的沒錯,果然有內奸!而且這家伙就在我們的眼皮底下。“

“團座,我們怎么辦?”

一營長林飛問道。

“這還要問嗎?把他們全干掉,我袁勇最恨的就是賣國求榮的人。”

“是!那李團長那邊,我們要派部隊增援嗎?”

“我已經命令二營前去增援,老林,給我盯緊這幾個家伙,等待收網。”

“是!”

李莊,戰斗已經進行一個多小時了。

三營四連已經傷亡過半,不過,他們仍然打退日軍的幾次進攻。

“營長,我們的彈藥不多了!”

四連長說道。

“你馬上帶幾個人突圍,去找大部隊!”

“不,營長,你先走,我掩護!”

“我都傷成這樣了,怎么走!”

趙雙槍在戰斗中,一顆流彈打中了他的左腿,劇烈的疼痛讓他無法站立行走。

“營長,我背你走!”

警衛員李軍焦急地說道。

“傻小子,你背上我,咱們誰也走不了。”

“反正,我不會丟下你你自己走的,要死一起死!”

李軍堅定地說道。

“好小子,我果然沒看錯你!”

“營長,鬼子撤下去了!”

一個戰士說道。

“清點傷亡人數和彈藥!”

“營長,我們連能戰斗的只剩下這二十多人了。彈藥也不多了!”

四連長說道。

這時,天空中十幾顆炮彈從天而降。

“臥倒!”

轟轟轟轟!

十幾顆炮彈在新四軍陣地上炸開了花。

幾分鐘后,新四軍陣地上僅剩下三營營長趙雙槍,以及他的警衛員李軍和他堂哥李強,還有營部通信員侯勇。

“你們快突圍,我和小侯掩護!”

趙雙槍命令道。

“不,營長,要走一起走!”

“我命令你,快走!”

趙雙槍急了,拔出駁殼槍對著李軍。

“走!快走!”

趙雙槍再次命令道。

“小軍,快走,別讓營長白白犧牲!”

“營長,保重!”

說完,兩人拔腿就往后山跑。還沒到山前,李軍那敏銳的聽覺就聽到了從陣地上傳來的一陣槍響以及趙雙槍的怒罵聲。

“侯勇,你這王八蛋。你竟敢當漢奸!”

“那又怎么樣,你的手下都丟下你,自己跑了!這下,誰還能救你!”

說完,他拔出一顆手榴彈朝兩人撤退的方向扔去。

“不!”

趙雙槍大聲喊道!

轟!手榴彈準確擊中兩人所在位置!

“哈哈,殺人滅口,現在誰也不知道我是漢奸啦!”

“你這個**!”

趙雙槍掙扎著站起來,一拳打在侯勇的臉上。

“我斃了你!”

侯勇怒了,用槍指著趙雙槍的腦袋!

“開槍啊,你這個敗類!”

“想死啊,沒這么容易,你可是太君點名要抓的人,我本想抓李佳明的,但是,這次先抓個營長。不過,你別急,你很快就會在陰間與李佳明見面的!”

說著,他吹了聲口哨,一大群日軍士兵沖進陣地。

“侯桑,就是這個人嘛?”

一個日軍軍官說道。

“是的,他可是的內司令官欽點要抓的重犯。”

“喲西!侯桑,你的大大的良民,皇軍不會虧待你的”

而此時,山腳下,原以為被炸死的李軍和李強兩人從泥土堆里爬了起來。由于李強及時推開李軍,兩人只受了些輕傷。等他們爬起來就看到侯勇用槍指著趙雙槍,被日軍押上了車。

“營長!”

李軍奮不顧身想要沖上去救趙雙槍,被李強一把拉住。

“哥,你別拉我,我要去救營長!”

“你這樣根本救不了營長,只能去送死!”

“那我們怎么辦?”

“走,跟上去,找到營長的關押地點,再找大部隊來救他。”

等二人離開后,李佳明率部隊趕到!此時的李莊已經是一片火海,外圍的陣地幾乎被夷為平地!新四軍三營四連陣亡戰士的遺體被抬出陣地,擺放在一起。

“報告團長,傷亡統計出來了。這次戰斗,三營四連連長秦軍以下三百五十名戰士全部陣亡,另外,李莊民兵小隊犧牲三十人,僅二十人突圍,趙營長的警衛員李軍和戰士李強失蹤,趙營長也下落不明。”

負責清點傷亡統計的團部干事匯報道。

“知道了!多派些部隊出去找,一定要找到李軍和李強。生要見人,死要見尸!”

“是!”

團部干事應聲道。

“雙槍,你到底在哪呢?”

就在李佳明陷入沉思的時候,一個虛弱的聲音引起了他的注意。

“團。。。團。。。長!”

李佳明順著聲音找了過去,發現犧牲的戰士中還有一個活口。

“是侯勇,三營營部通信員侯勇。”

李佳明激動地喊到

“快,衛生員!這還有活的!擔架,快!”

一個星期后,新四軍后方某醫院,特別病房內。

“什么,你是說,李軍李強叛變,然后劫持了趙營長。”

“團長,是的,我親眼看見的,他們把我打暈了,然后,和日軍一起抓走了趙營長。”

“這件事,我一定會查清楚的!”

然而,時間一天天過去了,李佳明等人仍然未找到趙雙槍。轉眼間過去了半年多。

離趙雙槍失蹤整整過去了十個月了。

時間到了1941年年初,這年年初,一場針對華中新四軍的巨大陰謀正悄然展開。。。。。。。。。

下一章《突來的變故》

未完,待續。。。。。。

小說《浴血兄弟連之烽煙東起》 第11章:內奸! 試讀結束。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最新超级碰碰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