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軍事 > 抗戰女兵王
最新《抗戰女兵王》夏君如馮洛明小說免費試讀全文章節

抗戰女兵王異想天開吧

主角:夏君如馮洛明
完整版小說《抗戰女兵王》是異想天開吧所編寫的軍事類小說,主角夏君如馮洛明,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畢業于東京大學的將軍之女夏君如,因為主張抗日的父親被當局處決,僥幸從南京流亡到臨江一所教會大學隱居,與同為共產黨員的校長助理馮洛明一見鐘情。抗日烽煙起,馮洛明為護校壯烈犧牲。急于復仇的夏君如,在戰斗中...
狀態:連載中 時間:2019-08-29 10:33:59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馮先生。。。。。。”王四坐在一把鋪著豹子皮的大椅子上,朝馮洛明壞壞地笑道,“剛才你上島時,我們下了你的槍。按照行內的規矩,你如數交納了一千塊肉票錢,可以取回你的槍,帶著你的女老師離開了。不過,你我既然都是玩槍的人,今天碰到了一起,也算是前世有緣吧。我們不妨比試比試,看誰的槍法好,賭注嘛......”他故作沉吟,摸摸頭,然后慢條斯理地道,“就是你的那個女老師,還有你我的性命!”

說這話的時候,王四從容不迫,一臉的壞笑,把手中一支雪亮的左輪手槍顛來倒去玩得飛轉,儼然電影上的美國西部牛仔。被他把玩得锃光瓦亮的金屬柄,閃爍著令人膽寒的冷輝。

“犯得著這樣嗎王大頭領?”馮洛明故作鎮靜地問。

王四不回答他的話,只是望著他壞壞地笑,就像一個獵人面對著自己的獵物。

像普希金那樣去決斗?把好好的人像殺豬一樣活活地殺死?年輕的馮洛明終于一下子體會到了職業湖匪的歹毒和下流,平生第一次深深感覺到了恐懼。

“犯得著這樣嗎王大頭領?”馮洛明再一次問,一直平穩的聲音,顯得微微顫抖。

“玩玩吧,玩玩而已。哈哈哈,我這人沒別的脾性,就愛玩!”王四還是那副腔調。

冷汗,再一次像冰冷的毒蛇一樣,從馮洛明的脖子刷地向下,直接爬到了**縫。

趙大勇朝王四拱手道:“王大頭領,好兄弟啊,你不能這么干啦,這可是性命攸關的事情,開不得玩笑,傷了誰都不行的啦。”

“那你說怎么玩吧?”

“要不咱們兄弟使使拳腳,過過招?你大頭領堂堂一條好漢,何必為難他一個大秀才呢?”

王四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垮下臉,用槍指著趙大勇的臉:“兄弟你閉嘴,別忘了,我只是個土匪,**的就是玩命的生意,不比你們這些卵正經人......”

面對著黑洞洞的槍口,練家子出身的趙大勇,也只有噤聲。

因為要贖人了,這時候有人將夏君如從房間押到大廳上。

兩個相互惦記著的人,目光艱難地相遇了!

“馮先生、老趙......”夏君如淚如雨下!

“夏老師!夏老師!”馮洛明的聲音也分明在顫抖。

面對著夏君如深切期待的眼神、瑟瑟發抖的身體,還有湖匪們虎視眈眈的眼光,本來對這種類似于上世紀歐洲式的決斗,既害怕也沒什么興趣的馮洛明,感覺到不接受對方的挑戰不行了。他咬咬牙關,幽幽地說,“比就比唄,誰怕誰呀。”

“好,是條漢子!”王四豎起大拇指,興致勃勃地說。他心里暗自打的主意卻是:通過打賭的方式宰了這個小雜毛,雙方你情我愿的,大家都作證,還可立下生死文書。教會的勢力再大,背景再硬,也沒麻煩可找。那個自己朝思暮想的美人,又是自己砧板上的肉了,還白落了一千塊!

他對自己玩槍的水平,是十二萬分的自信,不曉得有多少生靈成了自己的槍下鬼。他不相信一個初出茅廬的“化生子”,能夠把自己這個老江湖給打敗。再說此人只身上島,僅有個半拉子武師趙大勇相伴,并沒有政府的人出面,就表明他應該沒有太大的官軍的背景,不必把這個化生子太當回事。

他正打著自己的如意算盤,站在大廳上的夏君如突然大喊:“嘿,那個誰,我來跟你比槍,事情因我而起,絕不能讓馮先生替我頂命!”

“嗬。。。。。。”聽到夏君如的話,大廳里所有的人都發出驚呼。

“咳呀,咳呀嘞!”王四跳起來,走到夏君如跟前,瞪大了眼睛,“你這小美人,居然還有這樣的膽量,這真讓我得對你另眼相看哈。”

“不必多話,我跟你比就是了。”

“你想比,我還舍不得哩。如花似玉的小美人,嘿嘿嘿嘿。。。。。。”

“難道你堂堂一條漢子,連一個小女子都害怕么?”

“害怕?我王四怕過誰?我告訴你聽,我一個大老爺們,風里來雨里去、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堂堂漢子,怎么可以跟一個女流之輩比武?”

“試試吧,大老爺們未必一定贏得了女流之輩,成為手下敗將也不曉得呀。”

“哼,你不必激我,夏君如,大爺我是洞庭湖里的麻雀,見過了風浪的,激我也沒有用。你要是硬是想跟我比打槍,那大爺我就陪你玩玩吧,好大個事!”

“這不就對了嗎?”夏君如發現這個王四腦子有點慢,思維邏輯明顯的不對。就讓自己的語氣帶上了戲謔的意味,逗寶(好玩)一樣。其實呢,心里還是相當緊張的,要命的事啊!單薄的睡衣,竟然不知不覺被汗水濡濕了。

一個小女子,王四覺得生死文書都不必立,直接開打便成。他繞著夏君如轉了幾圈,盯著她的臉左看右看,就像打量著一頭待宰的肥豬。

夏君如也做出一副直沖直沖的,一付急不可耐要開打的樣子。

看著夏君如的樣子,王四突然蹲下身子,給她來了一記掃蹚腿,想給她一個下馬威。誰知道這女子的反應快得很,一個騰空躍就躲過了王四的突然襲擊,讓王四心頭有了些陰影。

片刻功夫,兩個人就分別站到了百步開外,手槍的射程之內。趙大勇和匪寨二當家的站到了兩個人的正中間,擔任裁判。島上的百十號人眾,都擁過來看熱鬧,當見證人。

雙方說定的比賽辦法是:甲向乙開三槍,乙再向甲開三槍,誰先倒下誰失敗,被動的一方允許躲避。誰先開槍,抽簽決定。

王四抽到了先開槍的簽,很幸運。他開先布滿了陰云的臉上,有了些笑容。

這個結果,沒有讓倒提著瓦爾特手槍的夏君如膽怯,卻令年輕的馮洛明瞬間**一松,滑泄了。“如果只是因為我自己,我無所謂的。共產黨人,視死如歸,我的生死觀早已定格。我是為你擔心啊,親愛的,親愛的。如果你有事,我的靈魂會一輩子不得安寧的。。。。。。”

事后他悄悄告訴已經成為戀人的夏君如說,平生第一回,在跟床笫無關、跟性和女人無關的情況下,感覺有一縷熾熱的液體沉向身體的下面,在湖上低溫的天氣下,很快由熾熱變得冰涼,整個身體變得軟耷耷的,還止不住一陣接一陣地顫抖。

的確,一開始,抽簽就站到了不利的境地,再加上這突如其來的滑泄,兇多吉少呵!他的信心一下子變得幾乎沒有了,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自己和伙伴們能否度過這一劫難。

可是當他的眼神與夏君如眼神相遇時,她那看上去滿不在乎的面容,又讓他感覺自己必須像一個真正的男子漢那樣,在要命的關口給夏君如鼓勁,而不是讓她也像自己一樣滑泄,精神上的滑泄。

真的,看上去夏君如真的沒有一點畏懼感,一副**得很的樣子,一副對敵手很不屑的樣子。只見她悠然地站在那里,在沒有接到開戰的指令之前,看都不看王四一眼。

她眼睛四下里逡巡,不時用槍瞄瞄從眼前飛過的鷗鳥,突然她還朝天叭地開了一槍,仿佛沒把這場賭命的決斗太當回事。仿佛這是別人在比打槍,而不是她自己,沒她什么事。事實上,場子里的大多數人都在替她著急,唯獨她自己一點都不急。

其實,在父親的訓練場上,夏君如曾經打光過近千發子彈,能使用的槍械都用了個遍,差不多半個特戰隊員了。論比打槍,用她后來學會的臨江土話講,是到了她的飯碗里了!打敗個把湖匪,那不是好玩一樣。

二當家的宣布:比賽開始!

這會,她才按父親曾經教導過的,暗暗地站了站樁,輔以深呼吸,先讓自己的“下盤”穩住,同時靜心祈禱上帝,再把兩只眼睛緊緊盯住了對方那支左輪手槍的槍口。

場子里的人們全都屏住了呼吸,連風聲、濤聲和鳥啼聲,在這一瞬間都消失了,所有的眼睛都瞪得像牛眼睛。隔得遠遠的,她似乎看見對方粗大的手指扣動了扳機......

“啊!”第一聲槍響,夏君如頭一偏,應聲而倒。可是僅僅倒下了兩秒鐘,一個鯉魚打挺,她又站起來了。子彈在她美麗的左臉頰上擦出一道很深的血溝,血水順著臉頰淌下來。

看熱鬧的人們都大聲驚叫起來:“噢......”

可是夏君如自己鎮定自若,像是什么都沒發生一樣。

“叭!”第二聲槍響,夏君如只是把頭和身子同時偏了偏,沒有再倒下。

第三聲槍響,她居然凌空來了一個大飛旋,子彈從放平在空中的身體下面飛了過去,在她剛穿上的一件棉袍的衣擺上留下一個彈孔。

“好!”看熱鬧的匪徒們發出快樂的歡呼聲。

有意思的是王四,居然也隨著大家一道快樂地歡呼,還像夏君如一樣,也一口氣來了幾個凌空大飛旋,表示他的功夫跟夏君如相比更加了得。

最好笑的是,他飛起在空中的時候,突然大家聽見他的身體上“嘶拉”響了一聲。

“我日。。。。。。”等到他落到地上,大家都看見他穿的一條緊身馬褲的褲襠,被撕裂了半尺,露出穿在里面的花絨褲,讓所有的人都咧開嘴開心地笑了起來。

這真是一場富于喜劇色彩的決斗!

現在輪到夏君如了。第一輪決斗的意外過關,讓她不禁欣喜若狂。盡管她已經被汗水淌得像是剛從水里撈起來的一樣,渾身沒有了一根干紗,可是已經把自己的情緒調節得比較好了。她像一個藝高人膽大的槍手一樣,還轉過帶血的臉,朝臉上寫滿了驚慌和無奈的馮洛明笑了笑。

這驚鴻一瞥般的笑容,讓馮洛明一直懸在半空里的心,變得略微安穩了一點。

她其實并不想向王四開槍,即使性命攸關,她也沒打算殺人,可是事已至此,人家玩起了真格的,不跟他們玩玩也是過不了關的。硬是玩出了人命,那也是對方的咎由自取,是做湖匪的必然下場,怪不得別人。

她抬起胳膊,將瓦爾特牌手槍朝著對面的王四,瞄也不瞄,就叭叭叭連放了三槍,故意顯得很外行的樣子。本來讓人認為是打不中的,誰知道對方發出一聲痛苦的長嚎:“嗷——”

打中了!

看熱鬧的匪徒們還沒緩過神來:決斗已經結束了!

夏君如無意間討了一個大大的巧!馮洛明驚魂甫定地想:“德國克虜伯兵工廠生產的這種瓦爾特牌新式自動手槍,可以單發和連發,連發時每彈之間的間隔非常短。這一點,夏君如和我兩個人是知道的,也只有我們兩個人知道。當時大多數人見過的手槍,如左輪、盒子炮、快慢機,也可以連續擊發,只是間隔的時間要長得多。至于王四那種西部牛仔時代的舊式左輪手槍,打一槍之后要按一下槍栓,讓彈倉轉動一下,才能重新擊發。”

瓦爾特一旦快速擊發,任你再怎么神通廣大,也根本無法躲避,真是好槍啊。可惜的是,這種現代化的先進武器,后來竟然成為虐殺猶太人的主要工具,許許多多的無辜猶太人,都是被這種槍管細細的手槍,一個緊接著一個地近距離一槍爆頭!

馮洛明不太清楚的是,在南京中央訓練部的特種作戰訓練場上,夏君如用各種槍支打掉的子彈,差不多有半籮筐了。她的射擊技能,自然遠在他之上。尤其是她父親手把手教給她的快速射擊技術,已經讓她成為了一名不為人知的、在那個時代的女子當中十分罕見的“快槍手”,在玩槍的男子漢里也并不多見。

王四雖然被打中了,好在打中的是他肥大的**,沒有生命危險。槍響的那一瞬間,他轉過身躲子彈,這樣三顆子彈便都鉆進了他的**肉里。隨著他殺豬似的嚎叫,趙大勇第一個哈哈大笑起來,就像開先王四的褲襠被豁開時一樣。在趙大勇的引領下,看熱鬧的匪徒們也哈哈大笑了起來。

二當家的問王四:“老大,可以放他們走了吧?”

“放放放!”王四齜著牙,閉著眼,只吸冷氣,“**是條女漢子,老子佩服!不過女漢子你給我記住,今天你打中了老子一......槍,一槍之仇日......后還是要報的!”

一個兼做郎中的老匪徒用手捂著王四流血的**,大叫道:“老大,不能放。她打傷了你,流了這多的血,你還放了她,這豈不是倒起的禮性?多沒面子?別忘記了,咱們只不過是洞庭湖的土匪,又不是什么卵有頭有臉的人物,你還管得了這么多,咱們要打回來!”

“你曉得個卵哪!”二當家的斥責郎中,“你個老東西是想讓我們老大落下個壞人名聲還是怎么?我們老大,雖然暫且落草,那可是把名聲看得比什么都重的人哪!”

“那,那......”王四這會兒疼痛難忍了,一下子也拿不定主意,嘶嘶地猛吸氣,“那要不,先把他們。。。。。。關下來再說!”

這時有小匪徒來報:“報告老大,白沙灣的保安隊就要到了,七條炮船,離岸只有半里路了!”

“啊?”王四大吃一驚,手一揮,“媽的趕快放人,還瞎XX扯什么扯!咱們鳊山寨打不過保安隊呢,要了面子,里子都沒了,趕快放人!”

一場險象環生的恐怖大戲,在夏君如幾個人勇敢無畏的應對下,終于化為了一場有驚無險的輕喜劇。

湯志高校長派人登岸,把一千元光洋交給了二當家的。

二當家的一見錢便眼睛放光,仔細驗看了光洋,說:“一手交錢,一手交人,天經地義。”

趙大勇臨上船時說:“二當家的,你告訴王四,這些錢,是給他請郎中看**的。還要告訴他,以后少惹我們濱湖大學。”

可是二當家的卻告訴趙大勇:“大當家的想留湯校長、夏老師和你們吃飯,可惜他的**痛得沒法坐,三粒子彈啊。”

趙大勇說:“要是只打進去一粒子彈,相信他還忍得住痛,能跟我們一塊吃飯。誰叫三粒子彈都打進去的哩,真不像話!”

“哈哈哈哈。。。。。。”二人相視大笑。

夏君如帶著勝利的喜悅,與驚魂甫定的馮洛明、趙大勇一道乘船離開了鳊山島。夏君如的故事讓湯志高和所有的人都大為震驚,唯獨夏君如自己,就跟什么都沒有發生一樣,平靜得很。

一路上,雖然兩個年輕人第一次親密地依偎在一起,可是他們的臉色蒼白得令人害怕。畢竟,剛剛發生的這一幕,離正常的生活軌跡,實在是太遠了,更何況數九寒冬的洞庭湖,冷得連鳥雀和野獸都能凍死!

“親愛的馮先生,非常感謝您和趙老兄!”夏君如的聲音在顫抖,“如果不是你們......”

馮洛明搖手示意夏君如打住,雙眼上翻,喉結滾動了半天,才發出聲來:“我都要嚇死了呢我的夏小姐,只是因為想著要救你,才什么都不顧了呵。你摸摸我的背上吧,連棉袍都汗濕了。”

說著,他下意識地夾緊了雙腿,臉上微現窘態。滑泄的事,太丟人了,可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當夏君如一臉疲憊地跟在湯校長和馮洛明他們身后走進綠樓時,汪嬸娘一把握住了夏君如的雙手:“作孽喲,崽崽,還好吧,他們,沒把你怎么樣吧......”眼淚就自然而然地下來了。

這讓夏君如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的父親和母親,眼淚也跟著止不住地流了下來。的確,此前發生了那么多事情,自己都沒怎么上心,更沒有想過要流淚。這一回,包括自己在內,還真讓每一個人都受到了驚嚇。

她發現跟自己母親年齡相仿的汪嬸娘,雖然只是一個沒文化的農婦,擦眼淚的動作卻跟自己的母親一模一樣,都是用折得整整齊齊的手帕,在眼睛和臉上輕輕摩娑,顯得又沉靜又優雅。直到這時,她才感覺自己跟身邊的每一個人都密不可分了。

夜里,她躺在自己的房間,聽著窗子外面新設的更夫一次又一次打更的聲音,她有了短暫的安全感,卻輾轉反側,很長的時間沒有睡意。白天見到的那些人物,都像走馬燈一樣在她眼前輪著走過。音容笑貌,活靈活現。她覺得身邊的人,都是非常好的人,包括那個湖匪王四,雖然身為湖匪,也只是一個喜劇人物。他要真為難自己,結果一定不會是這樣的。

在這些人當中,最好的是馮洛明,這個陽光帥氣的年輕人,一開始就主動擔負起監護人的角色,對自己呵護有加,關懷備至。這次營救行動,除了最后的決斗是由自己來做的以外,自始至終都是他一手操作,讓人感覺他一絲一毫的猶豫和畏懼都沒有,一心想著如何救人,如何對付湖匪,完全不考慮個人安危。

夜色深濃,萬籟俱寂,流動的意識漸漸凝固。她讓自己的大腦視覺畫面,定格在馮洛明那張帥氣的臉上,那一縷討人喜歡的微笑上,許久許久,直到酣然入夢。

小說《抗戰女兵王》 5、女快槍手斗湖匪 試讀結束。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最新超级碰碰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