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軍事 > 敵營二十年
精品熱文《敵營二十年》白天錫竹下一郎小說全文完整版在線閱讀無刪減

敵營二十年大頭喇嘛

主角:白天錫竹下一郎
小說主角是白天錫竹下一郎的書名叫《敵營二十年》,本小說的作者是大頭喇嘛創作的歷史軍事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白天錫人小,卻能于軍閥、日軍、胡匪之間游刃有余。有人說他是日本人,或是大財主、日本特務機關大特務頭子、是惡魔......他的匪號叫“小白狐”。但他卻抗日。...
狀態:連載中 時間:2019-11-23 11:43:36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鹿丸圣——哦,又忘了。白天錫,或者叫他小白狐!

白天錫戰戰兢兢地跟在佐藤圣的**后面走出了房間。七轉八拐的走廊內那幾盞不甚明亮的燈泡因為電壓的緣故而忽明忽暗地閃著,活像是一群魔鬼在眨眼。那厲鬼般的嚎叫聲依舊斷斷續續,十分嚇人。佐藤圣找了好一會兒,卻發現那聲音似乎是從地層下面傳來的。

白天錫覺得總想撒尿,而且是已經憋不住了。他顫巍巍地說:“佐藤君,這聲音一定是從陰曹地府傳來的。大概早些時候這里是墳地,孤魂野鬼準備附體的很多。我們不要找了,若是把那黑白無常給找了出來,他們倆正好鎖住我們一對兒......”

佐藤圣一聽,也有些害怕,不再拿著他那日本武士無所畏懼的假架子了:“也許,你說得對。那么,我們先回房間......”

突然,“嘩啦啦”一連串刺耳的鐵鏈子聲響起。白天錫兩個人的汗毛都豎立了起來。緊接著,一個滿身是血污的“厲鬼”從暗影里撲向了白天錫和佐藤圣二人。

白天錫嚇得“媽呀”一聲,一下子抱住了佐藤圣,那憋了許久的尿順著褲管淌了下來。

如果沒有白天錫相抱的話,佐藤圣大概也站不住了。他哆嗦著身子,用手扶著墻,話也說不出,臉色也是慘白。

那“厲鬼”撲到二人腳下便不動了。“厲鬼”的身后卻閃出了兩個索命的“黃無常”——也就是一對日本兵。原來,這個“厲鬼”是被日本兵踹倒的。兩個日本兵看了看佐藤圣二人一眼之后,沒說什么。便拖起這人走向了走廊的另一個房間。

白天錫松開了抱著佐藤圣的手,擦了擦額頭的汗。佐藤圣也是直撫自己的胸口。兩個人望著地板上那一大灘黃水,尷尬地一笑。白天錫這才看出,佐藤圣也沒夾住尿!

“他娘的,原來是在審訊犯人。嚇了老子一大跳!”佐藤圣有些尷尬地笑罵著,“白天錫,這不是鬼叫,是審訊。我們去看看!”

白天錫的心漸漸恢復了平靜,就說:“血呼喇的,有啥好看的?咱回屋去換褲子吧。明天一早,高橋隊長不是要帶著我們去見那個什么軍閥的嗎?”

“對,換完褲子再去看刑訊!”

還要去?俺地娘哦!白天錫心里暗罵:你們小日本怎么一看見血,就像吸足大煙一般精神?難道你們都是嗜血如命的小鬼托生的?對,就是。因為人們都管他們叫小鬼子!

房間內根本就沒有可供他倆換的褲子。因為他們換下的破衣服早被高橋真田給扔了。無奈之下的“二圣”只得將褲子擰了一下,搭在了床頭上。然后,兩個人裹著床單子走出了房間。這下,白天錫就更像穿著不倫不類的和服的日本人了。

兩個人順著樓梯向第一層走著。

“干什么的?!”

一聲叱喝從旁邊傳來。兩個人一看,原來是一個端著三八大蓋步槍的日本憲兵站在一樓梯口。這人兇神惡煞的,像是陰間的小鬼。“二圣”這才發現,樓梯通往地下室的地方,不斷有慘叫聲傳來。他們兩個明白過來。剛才,那“陰曹地府”傳來的聲音是這個地下室發出的。

佐藤圣挺了挺身子,上前對那個憲兵說:“我們是高橋少佐的客人,從日本來的,就住在二樓的宿舍里。我們要下去看看,觀摩一下!”

那名憲兵的臉立即從瞪著眼的狼狗般,變成了笑嘻嘻的柴犬樣:“原來是高橋隊長的客人啊。他就在下面,要不要我先通報一下?”

“那倒不用。”

“那好,你們去吧。”

說完,憲兵推開了地下室那沉重的鐵門。

白天錫和佐藤向下走著。地下室很深,里面充斥著一股股火燎羊頭、火燎牛蹄子的怪味。而且,這味道越來越濃重。

終于走了下去。兩個人這才看清,這里原來是憲兵隊的刑訊室,是被審訊者真正的地獄!

刑訊室非常大,大概這地下一層都是。刑訊室的兩邊都是用大拇指粗的鐵條隔開的類似于籠子般的單間。每個單間的墻上都釘著鐵鐐銬。所有的人都被分成了一個個的“大”字,銬在那里。

“啊——”

一聲凄厲的喊叫從前面傳了出來。

高橋真田**著上身、揮舞著拳頭喊道:“你說還是不說?!”

那凄厲的喊叫聲是一個被綁在椅子上的人發出的。一個翻譯給高橋真田扇著扇子,另一個憲兵拿著燒得火紅的烙鐵放到了那人的胸前。原來,這里的燎羊頭味兒是這么來的。

白天錫兩個人走到了高橋真田的前面。

“佐藤君、鹿丸君,你們來得正好。我們抓了幾個可能是今天炸死我們那兩個憲兵的反日分子。我正在審,你們先過過癮!練好了,再給你們找個女犯人!”

高橋真田說完,從火盆里拿出一把烙鐵遞給了佐藤圣。佐藤圣接過烙鐵,毫不猶豫地向那個人的身上捅去。

隨著那人有一聲慘叫和一陣煙云,白天錫“哇”地一聲,將那好不容易吃到的白米飯毫無保留地吐在了地上。

高橋和佐藤回頭一看,哈哈大笑起來。佐藤圣說:“來,白天錫,你也來玩一玩。鍛煉一下就好了!”

白天錫連連擺手,飛也似地向樓梯口跑去。他怎么也弄不明白,這個僅僅十六七歲的佐藤圣怎么如此狠毒?

白天錫在地下室的另一端喘著粗氣,等候著佐藤圣在那邊過癮。這種血腥的場面,真是把他嚇個半死。但他暗想:還他奶奶的抓住了炸死日本憲兵的土匪呢。你們眼瞎了?那人可是那個餃子館里的胖廚師!

“呸!”

猝不及防的白天錫被一口污血吐在了臉上。他在臉上抹了一把,正要罵人。卻見墻上銬著個滿身污血的人。

白天錫仔細一看,沒想到這人竟然是自己躲也躲不開的袍子隊二當家的胡富貴!

胡富貴被銬在墻上,動彈不得。他把眼睛瞪得**,似乎是想把白天錫給吞了。白天錫鎮靜了下來,慢慢地靠了過去。

“你小子也有今天啊?!”

“有今天又怎樣?小日本,你們在這里殘害中國人,卑鄙**!你要殺便殺、要剮便剮!老子要是皺一下眉頭,就是你揍的!”

“你他奶奶的都快七老八十了,我還能讓你弄揍出來?你大爺我招你惹你了,讓你這么惦記著?”

胡富貴知道罵不過,便大喊:“有種你放開老子試試?”

“放開你?想得倒美!今天,小爺我也要讓你嘗嘗烙鐵的滋味!”

白天錫說完,便裝出要取烙鐵的樣子。

“別,別。求求您,不要打我哥哥了。”

白天錫低頭一看,卻見胡富貴腳下竟然還銬著一個小女子。

這小女子跪著,也就十三四歲,穿著一件白底青花上衣,眉清目秀的,但沒挨過打。這小女子好似畫刊中的美人,這人也許是自己一生當中見到過最好看的人了。自然,白天錫的心里憐憫之感油然而生。

胡富貴喊道:“小妹,別求這個小日本!咱們上跪天、下跪中華大地,求他干什么?大不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條好漢!”

“你嘚瑟個毬呢?都這副德行了,還他奶奶的嘴硬!”白天錫得意地笑著,來到了胡富貴的妹妹面前,“你哥哥長得跟灶王爺似的,沒想到你這個當妹妹的卻像七仙女下凡。不錯。你哥哥倒是想成名立萬、一了百了。但你怎么辦?咱東北人都知道,小姑娘落到日本人手里,那滋味可是夠受的。首先,他們會把你的衣服剝光,像一根蔥。然后再那個的那個。最后,咔嚓!”

白天錫用手比劃著。胡富貴的妹妹被嚇得臉色煞白:“求求您,救救我吧。只要您救了我,讓**什么都行!”

“你叫什么名字?”

“胡雪巖。”

“胡雪巖?”這名字好像在哪里聽說過。對了,老板竹下清一的書架上就有一本這個名字的書。“這名字倒是不錯,比你那**哥哥的名字強多了。他還胡亂富貴呢!現在可好,都被人釘在墻上了!你有種飛出去呀?”

白天錫向那邊看了看,佐藤和高橋還興致勃勃地刑訊著犯人,并沒有注意到他這里。為了更進一步地愚弄一下胡富貴,報一下自己那兩次被炸之仇。白天錫蹲在胡雪巖面前,學著他的老板竹下一郎的模樣用手撫著她那白皙的臉龐。

“把你那臟手從我妹妹臉上拿開!否則我剁了你那狗爪子!”胡富貴吼著。

“嘿嘿,有種你來剁啊?”白天錫繼續用手撫著,嚇得胡雪巖一動也不敢動,“胡雪巖,你剛才說過,我要是把你救出去,我讓你干什么都行?”

胡雪巖使勁點了點頭。

“那好,你就當我的童養媳吧。”

“呸!你一個十多歲的日本小屁孩兒,竟敢占我妹子便宜?”

白天錫氣急,站起身踹了胡富貴一腳:“十多歲怎么了?當你大爺不耽誤!都成這樣了,還那么囂張?還敢壞我好事?你有能耐,讓你妹子出去呀?”

胡富貴一聽涉及到自己的妹子,也是干瞪眼,氣呼呼地不說話了。

白天錫心里琢磨:高橋的憲兵出去抓兇手,定時胡亂當中把胡富貴兄妹給抓了。而他們并不知道胡富貴才是真兇。否則的話,高橋真田還在那里使勁審個屁?他早就對這一對兄妹下手了。盡管這個胡富貴炸了自己兩次,導致了自己的出走,但這也未必是什么壞事。不管怎么說,這小子針對的都是日本人,跟《水滸傳》里面的好漢差不多。若是想辦法把他放了,這疙瘩不就解開了?而且,自己還白找了一個童養媳。至于童養媳是干什么的,還不清楚。咱只知道,竹下大藥房隔壁商號里養的一個童養媳,經常給老掌柜的捶捶腿、撓撓后背癢癢什么的,挺舒服。

但怎么把這對兒兄妹弄出去呢?

小說《敵營二十年》 第6章:陰森恐怖刑訊室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最新超级碰碰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