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武俠 > 青冥江湖決
青冥江湖決李常風陳羽晗小說閱讀 青冥江湖決文本在線閱讀

青冥江湖決蘇瓷

主角:李常風陳羽晗
有很多書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青冥江湖決》的小說,是作者蘇瓷寫的武俠小說,下面小編為大家帶來的是這本世間有你深愛無盡小說的免費閱讀章節內容,想要看這本小說的網友不要錯過哦。五月劍莊在每年舉行的奪兵大會上亮出了轟動江湖的‘青冥劍’,從此武林變得動蕩不安,引來各大門派相互爭奪,混戰之中,青冥劍選擇了熱血少年李常風作為主人,寒氣冥冥憑百煉,青光四射到穹天。一劍在手,執掌劍淵,...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0-01-09 10:48:48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他用手把劍取到手中,突然背后風聲呼呼,只見嚴厲聲突然從床上坐了起來,隨手將手中的絨被便向黑衣人蓋去。黑衣人一驚,揮動青冥之劍,將絨被削的粉碎,如花花蝴蝶般紛紛飄落。嚴厲聲飛出雙足已經踹到了黑衣人的胸口上,黑衣人飛身后跌,正好撞中李常龍偷窺的窗戶上。

嚴厲聲道:“大膽賊子,你嚴爺爺在此,居然也敢來行竊,我看你是活膩歪了吧”。說著雙掌如風,便向黑衣人打去。黑衣人武功似乎相當不濟,居然沒能擋得住,砸破門窗摔在了屋門之外,青冥劍也掉在了地上。

李常龍急忙閃身躲在一側,看著黑衣人捂著胸口,心想:“我要不要出去呢?不行,不能出去,這么快出去,不是明白著我在監視著嚴厲聲嗎?還是先看看再說”。

嚴歷聲站在門外,眼睛緊盯著地上的黑衣人。月光傾泄,如滿地清霜,映射在對方的眉目之間,不禁恍然道;“早就知道會是你,真正居心不良之人是你才對”。這時陳任二女心有所牽,都沒有睡熟,聽見了動靜,紛紛趕了過來,李常龍看到陳任二女過來這才現身走出,看見地上的黑衣人,故意說道;“嚴門主這是找了名小弟子作戲給我們看哪”?黑衣人借著眾人沒留意,飛身逃去。

李常龍說道;“做戲就做到底,嚴門主怎么不去追啊”。嚴歷聲‘哼’了一聲,沒有理睬李常龍,徑直往李常風的房間走去,陳任二女不知嚴歷聲之意,跟在嚴歷聲身后。

只見嚴歷聲來到李常風屋門之外,準備推門而入,李常風已經將房門打開,手中提著一把長劍,身上穿著一件灰色長袍。

看見屋門外眾人,說道;“我聽到了嚴門主的聲音,可是有賊子闖入”?

嚴歷聲上下打量了一番李常風,沒好氣的道;“是有賊子闖入,不知道李少俠何以這么慢,既然聽到了響聲,這么久都沒有出得門來”。李常風道;“在下已經寬衣就寢,總要穿好衣物的吧”。嚴厲聲道;“哼,你騙得了別人,卻騙不了我,早就知道你們兄弟二人心機很深,在我面前玩起雙簧來,你們還嫩點”。這句話說的再明顯不過了,剛才發生的一切都是李常風兄弟玩的把戲。

陳羽晗道;“這中間一定有什么誤會,請嚴門主不要出口傷人,無憑無據的,未免對兩位李公子不公”。嚴厲聲不管是否窺測劍莊武學留宿劍莊,不管是不是因為青冥劍才要借住劍莊之內,但此刻他別無它心的就是認定了適才的黑衣人就是李常風喬裝打扮的,雖然對方借助天暗之勢,雖然用黑巾遮面,但那陰險狡誨的眼神,怎么看怎么像李常風。

一個人再會喬裝變貌,不變的是他自己的眼神,那就像每個人的生命特點,沒有會改變。

而陳羽晗則認為嚴厲聲和李家兄弟不和,故意栽贓嫁禍給李常風。實則此時的嚴厲聲真是沒有半點私心。

嚴歷聲怒道;“你個女娃懂個屁,等有一天他們把你們賣了都不知道”。任雪敏道;“嚴厲聲,我們敬你是前輩,你不要得寸進尺”。嚴厲聲反急道;“他們兄弟要奪青冥劍,你們反倒說我得寸進尺,好,好,好。你們劍莊之事,我不管也罷”。說著‘哼’的一聲,袍袖一甩,急急走出劍莊之外。

任雪茗對著嚴厲聲漸行漸遠的背影努努嘴‘哼’的一聲:“誰稀罕你在這里了”。李常風臉上掛著赧顏之色:“看來嚴門主對我們兄弟二人存有偏見,事情鬧成這樣,可真是過意不去的”。

陳羽晗道:“李公子是不知道嚴厲聲這個人,生性多疑是他最大的特點,他走就由著他,就算他不離開,他還真心會幫著尋找盜取莊主的尸體的人嗎”?李常龍道:“說的也是,難保他不是為了青冥劍而來,找弟子假扮黑衣人,然后嫁禍給我大哥,哎呀,那把青冥劍還掉在地上吧”。想到此處,已經當先奔出去,陳羽晗等人跟著他追了出去。

靜謐師太雙手捧著青冥劍,滿臉迷戀之情,便似捧著失散多年的孩子一般站在銀銀月光之下,感覺到眾人來到,頭也不抬,雙目始終凝視在青冥劍上,似乎對青冥長劍有這說不出的感情,發話問道:“青冥劍中的秘密,你們可有誰悟了出來”。

四人都看得出來靜謐對青冥劍的迷戀之情,不猜自知,她留宿劍莊,無非就是因為青冥劍。陳羽晗回答道:“莊主對于武學劍法何等鉆研透徹尚不知道青冥劍中的秘密,我們兩個女娃又怎么會知道呢”。靜謐嘴角邊露出絲絲冷笑,她這一笑卻隱隱透著陰誨狡詐之氣,便似一道寒風沖進四人的胸膛,令四人不寒而栗。

靜謐道:“李常風公子在劍莊這么多時日,難道就沒有悟得出來”?李常風道:“我想師太不要誤會,這青冥劍在下今天也是第二次見著,在下住宿劍莊,只是一心幫助朋友找尋奪去莊主尸體的殺害劍莊108人兇手的,并沒有像師太那樣,是為了青冥劍而來的”。

靜謐突然仰天大笑,‘刷’的一聲長劍斜指明月,可惜長劍太混太沌,兩邊包括劍尖都沒有任何的鋒利之處,就算月光再明,始終映射不到劍面之上。不禁喃喃的說道:“莊主臨死之時,都在牽掛著青冥劍,唯恐劍落外人之手,而且當年劍魔的一手青冥劍獨步天下,無人可敵,到底有什么秘密可尋‘決在劍上’到底是指什么”?

她似乎是在自言自語,但是苦思冥想的表情,眉頭緊皺的額頭,真比要找劍莊的敵人可上心多了,任雪茗第一個看不過去,走上前一步,伸出了右手說道:“師太,請把青冥劍交還”。

靜謐垂下手臂,卻并沒有把劍交給任雪茗,反問道:“怎么,你怕我要了你的青冥劍而不還你嗎”?仁雪茗道:“劍是劍莊的東西,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他是程莊主的東西,莊主雖然不在了,劍始終是他的兵器,我們任何人都沒有權利去奪取,嚴厲聲不行,師太雖然曾經是劍莊之人,但如今已是外人,所以你更沒有資格擁有此劍”。

靜謐冷笑道:“好一個伶牙俐齒的姑娘,我又沒說要將此劍據為己有,只不過師兄臨死之前,道出了青冥劍的秘密所在,我只是擔心那些不懷好意之人會前來盜劍,今天的事情不管是不是嚴厲聲所為,總之是一個開始,貧尼只是想盡快破解了劍中的秘密,它日就算長劍被盜,我們也沒有什么遺憾的”。

李常龍在邊上冷冷的說道:“師太說的好,青冥劍魔當年何等武功了得,怕是師太想要成為第二個劍魔吧”。靜謐怒道:“貧尼說話,哪輪的到你這個臭小子插言”。說著便將青冥劍指向了李常龍。

任雪茗就站在靜謐師太的邊上,順勢把長劍奪了回來:“劍是莊主的,師太還想用它殺人不成”?說著持著長劍送回屋中的箱子之內。

靜謐的武功何等了得,豈任雪茗輕易的就將青冥劍奪走,靜謐作勢指著李常龍,其實就是故意歸還長劍給任雪茗,畢竟人家說了這是‘劍莊’之物,總不能強行不還的。

陳羽晗見狀,已經知道靜謐的心思全在青冥劍上,留她在此,只不過尋機奪走青冥劍,便直言趕攆:“我看師太心不在此,這就請便吧,我們劍莊不留客了”。靜謐微微一笑,說道:“好哇。李家兩位公子,人家劍莊不留客,你們還怎么好意思厚著臉皮待在這里,隨貧尼一塊走吧”。李常風愕然無語,明知道陳羽晗意不在自己,可聽到靜謐之言,卻不知道如何反駁,執意不走,那靜謐豈不是也有理不離開了。

任雪茗急忙從屋里走了出來,氣呼呼的道:“劍莊之內不留師太,可并不包括李公子”。靜謐奇道:“那是為何,貧尼以前是劍莊之人,尚且不留,這兩個男人是外人可以留下嗎”?突然陰陰笑道:“貧尼知道了貧尼知道的了”。陳羽晗看她一臉不懷好意,定是又想到什么歪門邪處上去,問道:“你知道什么”?

靜謐笑道:“貧尼知道為何這兩個男人可以兩年來都借宿在劍莊,居然不惹你們反感,兩男兩女,共處劍莊之內,辦些見不得人的茍且之事,劍莊那108人反而成了你們四人的電燈泡,多不方便啊,干脆一不做,而不休,殺了他們,整個劍莊就是你們四人的天下,想怎么玩都沒有人打攪的了”。任雪茗急道:“你瞎說什么”。

李常龍跟著吼道:“你血口噴人”。

靜謐‘嘖嘖’兩聲:“看看你們這一唱一合,多默契,呵呵,又通知我又傳書給嚴厲聲,不過是你們四個人的障眼法而已,其實真正幕后黑手,是你們四人才對”。說道這‘其實真正幕后黑手,是你們四人才對’聲色俱厲,眼露兇光,似乎對四人有著不解的仇恨一般。

李常風也不惱怒,淡淡的道:“凡事都要有證據,你說這么多,全是你憑空捏造而已,難道師太就不知道,藥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之理嗎?我們兄弟留宿劍莊,那是真心實意為朋友兩肋插刀,可沒有師太那么多骯臟的思想”。陳羽晗心里窩的火,想起她口說的的那些‘兩男兩女茍且之事’時,不禁就面紅耳赤,渾身發燥。

小說《青冥江湖決》 第十一章 一時語忿怒離莊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最新超级碰碰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