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靈異 > 兇河
兇河全文免費閱讀 陳懸竇泊志小說大結局無彈窗

兇河邪靈一把刀

主角:陳懸竇泊志
新書推薦,《兇河》是邪靈一把刀最新寫的一本靈異類型的小說,主角陳懸竇泊志,內容主要講述:2013年,我意外破產,女友棄我而去,無奈之下,我走上了一條挖墳盜墓的路,一個離奇詭異的世界,就這樣展現在了我的眼前。沉沒于水底,千年不腐的美貌女尸;傳說中仙人的埋尸之所;源遠流長的鬼神文化中,神秘莫...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0-04-05 14:38:29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第3章除貓

這河由于地勢上升,水位已經算不上高,但就是惡臭難聞,水質越往下越渾濁,帶上潛水眼鏡,更是看不清楚。

那老頭說,只需要用紅繩捆住嘼貓,它便不能為惡,我花錢買了盞水底探燈,借著燈光在河底摸索,下面全是淤泥,黑沉沉一片,魚都沒幾條,更別說貓了。

雖說是夏季,但在水里游的久了,也有些冷。我有些吃不準了,心想,莫不是被那算命的騙了,心里打定主意,再找一會兒,找不著就回家了。結果這一次潛下去依舊一無所獲,正當我打算浮出水面換氣時,猛然發現,自己背上居然如同壓了一座大山一樣,完全無法往上游。我側頭一看,自己背上,不知何時,竟然趴了個黑漆漆的東西,別的看不清楚,只有一對血紅的眼珠子直勾勾的看著我。

惡鬼!

我猝不及防,嚇了一跳,頓時嗆了水,而背上的東西,分量居然越來越重,逐漸將我往河底壓,我拼命的掙扎,卻離河底的淤泥越來越近。

很快,我的手腳都陷進了淤泥里,腦袋更被一股大力往泥里按。我知道,這東西是想把我憋死在河泥里。俗話說的好,兔子急了也還咬人,大多數人都是怕這些神神鬼鬼的,我自然也怕。但被逼到我這份兒上,也就顧不得怕了,只想著活命了。

我使出了吃奶的勁兒不讓腦袋被弄下去。就在我掙扎的這檔口,我陷在河泥里的手,突然摸到泥下似乎有一塊硬邦邦的東西,仿佛是一些金鐵之類的事物。

我心中一喜,想到,莫非是這嘼貓的原身?當即也顧不得掙扎,手下一使力,將那東西往外扯,誰知扯出來的并不是什么嘼貓,而是半塊石板。似乎是某種碎裂的碑文,上面還刻了字,水底昏暗不清,加上嘼貓作祟,一時我也只看清了兩個‘稽古’,剩下的便看不清了。

眼見是個沒用的破石碑,而我身上的力氣已經用盡,霎時間,我整個人被按進了河泥里。那種感覺如泰山壓頂,不能動彈,又憋著氣的滋味兒就別提了。情急之下,我想起了右手的桃木辟邪珠,它曾經在水底救過我一次,也不知這次還有沒有效果。

我心里默念太上老君保佑,反手就朝背上打,一打過去,頓時如擊金鐵,痛的我骨頭仿佛碎了一樣。而背上那東西也似乎有些懼怕,頓時翻身滾了下去,一下子沒入河泥中消失不見。

我趕緊換了口氣,雖然疲憊驚怕,但想到這東西不除,以后自己恐怕沒有好日子過,便又咬牙潛了下去,在它消失的地方摸索。這一摸,便摸到一個森冷堅硬的東西,掏出來一看,赫然只是大嘼貓。

它大約有人頭大小,渾身烏黑,散發出黑鐵的質感,身上有一些黃銅色的斑塊,應該是未被侵蝕的原本顏色,外觀形似一直蹲坐著的貍貓,兩只紅寶石眼珠子直勾勾盯著我,抓在手里有些沉甸甸的。一剎那間,從那只眼珠子里,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但在水下,怎么可能有倒影?

大嘼貓沒有嘴,相傳這是一種海中神獸,能吞風吐浪,幫助媽祖娘娘護衛海上平安。兩只眼睛就是海眼,海里有什么妖精鬼怪得罪了它,就會被它的海眼給吸進去。

我不敢多看,更不敢多留,連忙將嘼貓綁了,回到家中,準備第二天交給那算命的。

但到了晚上,我越想越不對頭,這里面有問題,有大問題!

我可能還是上當了,被那個算命的當槍使了!

于是翻起身觀察那只嘼貓,只見貓的底部有幾個繁體古字,上面刻著‘永制鐵坊’幾個字。

永制鐵坊?這是什么意思?我立刻百度了一下,卻沒有相關信息,從字面上來講,或許只是一個作坊的坊號。

第二天,我帶著貍貓去找那算命的,他卻再也沒出現過,三天后,我再一次見到了他,不過這次是在電視上,這人被捕了,原因居然是在回涌河邊盜墓!

我驚呆了,怎么想怎么不對,第二天忍不住去探監。那假算命的也不隱瞞了,嘆道:“想我胡老瞎人稱賊眼,在道上混的也是有鼻子有眼,沒想到這一次卻栽了。”

我怒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居然陰我。”

胡老瞎這時候也不隱瞞了,原來這回涌河以前的遺址下面,有一座清朝的文官墓,后來媽祖廟被推倒,廟里的嘼貓成了精,恰好堵在墓門口,胡老瞎去試了一次,差點兒被弄死,他化妝成算命的在周圍轉悠,想找個方法把嘼貓除了。

當天我下水救人,他也看在眼里,心中很驚訝,我怎么沒被嘼貓給弄死?后來一想,必定是我身上有什么辟邪的古物,于是便升起一個念頭,誑我去把那嘼貓給弄出來。而我之所以會破產,用胡老瞎的話說,和他半點兒關系也沒有,千真萬確是嘼貓害的。

那晚我下河捉嘼貓的時候,這老小子就在暗處看著呢。他看著我將嘼貓捆好后,這小子就開始作案了。

他膽子也實在大,深圳是個什么地方?人來人往,敢在這兒下手,真不知該說他膽兒大,還是說他沒心眼。

臨走時,胡老瞎忽然對我說道:“小子,我知道你現在窮瘋了,那里的東西價值連城,上面的人也不敢動,你要是有種,就去把它弄出來,嘿嘿,就怕你小子不敢。”他說完這話,立刻閉口不言,轉身走了。

那里的東西?難道是指回涌河邊,媽祖廟底下的文官墓?

這個老東西,死到臨頭了還想拉我墊背。

我被這人誑了,差點兒送命,可這是在局子里,我也不能揍他,只能自認倒霉。回到家時,那嘼貓依舊被紅繩子捆著,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總覺得,它那紅寶石的眼睛看著我時,顯得特別惡毒。

之前我還想,干脆挖了它的眼睛去賣錢,現在卻有點兒發憷了。

現如今,我身上只有兩千塊錢,在這個揮金如土的地方,最多租一個月房子,飯錢什么都沒有了。就在我一籌莫展之際,兜里的電話突然響了,看了眼來電顯示,是我一個兄弟打來的。

我心情煩躁,接了電話也沒好氣,道:“什么事,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我忙著呢。”

我這位兄弟,姓竇,叫竇泊志。他爸媽以前都是教授級別的人物,取名字也有深意,取意為:淡泊以明志,寧靜以致遠。但我習慣叫他‘豆腐’,這綽號一般人可能不理解,但相處久了,就會有茅塞頓開的感覺,大贊我取的貼切。

電話里,他聲音挺沮喪的,嘆道:“兄弟,我的第七春又吹了。”

我說不至于吧,你長的也算一表人才,白**嫩,現在的姑娘都喜歡你這種白面兒小伙子,而且好歹也算個畫家,怎么一碰到愛情就總是告吹呢?

豆腐道:“我也納悶兒,你說我到底哪里不招人待見了?”

我想了想,讓他把當時的經過說一遍。原來人女孩兒去他家里做客,途中跑出來一只蟑螂,姑娘還沒叫,他先嚎上了,還對人姑娘說:“救命,快踩死它!”

這小子說完,我都有種抽他的沖動,忍不住道:“你個慫貨,就你這老鼠膽,就是第七十春也照樣吹。”豆腐不樂意了,在電話里頭說道:“嘿,我是想讓你安慰安慰我,怎么反而往我傷口上撒鹽呢,你今天吃火藥了?”我和豆腐認識很多年了,關系不一般,說話向來隨意。

他說完,估計是察覺到我不對勁,嗓門兒壓低了,道:“兄弟,是不是出什么事兒了?”

這幾天發生了這么大的變故,我心里也壓抑的厲害,急于找人傾訴,發泄心中的郁悶,便將生意上的事兒,一股腦兒講給他聽。豆腐聽完,沉默了一會兒,忽然道:“陳懸,你小子真不是東西。”

我怔了一下,道:“這話你給我說清楚,我怎么就不是東西了?你今天要不說出個一二三了,信不信我找人堵你。”

豆腐苦笑了一聲,罵道:“去你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隨即沉聲道:“出了這么大的事兒你也不聯系我,到底有沒有把我當兄弟?算了,我不稀罕說你,要是還拿我當兄弟,就收拾東西來我這兒先住著。”

說實話,這時候不感動是騙人的,但這小子不能夸,一夸就容易翹尾巴,于是我道:“行,既然你誠心誠意的求我了,那我就先給你個面子,在你家住著。”

我倆又閑扯幾句,這才掛了電話。俗話說,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我平時生意上的伙伴很多,這些年三教九流的酒肉朋友也認識不少,但說起來,能給我雪中送炭的,似乎只有豆腐一個。

他早年間家里條件很好,后來父母出差時,飛機失事死了。親戚朋友欺他年幼,用盡各種辦法,將家里的財產刮分干凈,他自己是一個子兒沒落著。

現在自己開了一個繪畫培訓班,專門在暑期教一些小朋友畫畫,勉強混口飯吃,生活也很拮據,靠他救濟我也不是個辦法,何況還有一**外債。

我擰著大包小包到他家時,他正在門口等我,從外形上看,比較斯文,帶著眼鏡,氣質文雅,當然,這都是表面,內里實在讓人想踹一腳,見了我便嚎道:“我靠,你這速度也太慢了,我等的孩子都大了。”

我道:“大了就生下來。男的打斷腿去要飯,女的賣給人家做婆娘,賺的錢二一添作五。”

我倆面不改色的瞎扯,惹的周圍的大叔大媽頻頻回頭。待收拾好東西安頓下來,已經是入夜。悶熱的夏季,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腦海里全是這幾天發生的事兒。

我沒有發跡之前,日子過的很苦,也經歷了很多事情,但這么離奇古怪的事,還是第一次遇到。

那墓里有什么東西,值得胡老瞎冒這么大的風險?敢在這個人來人往的地方動土?

胡老瞎所說的那個東西,又是指什么?

不知為何,我想的最多的,反而是他最后一句話:我知道你現在窮瘋了,那里的東西價值連城,你要是有種,就去把它弄出來。

小說《兇河》 第3章 除貓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最新超级碰碰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