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穿越 > 第一狂妃:絕色御靈師
《第一狂妃:絕色御靈師》小說章節目錄在線閱讀 南宮染夜流云小說全文

第一狂妃:絕色御靈師楚玉

主角:南宮染夜流云
經典小說《第一狂妃:絕色御靈師》由楚玉所編寫的穿越類型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南宮染夜流云,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南宮染是21世紀狠辣詭譎的毒醫傭兵,一朝穿越,竟成了丞相府最不受寵的廢物小姐,惡妹欺凌,后媽暗殺,連親爹都要打壓她,可她堂堂鬼手兵王怎能落個如此下場?她要換個活法,把那些欺辱嘲笑過她的統統踩在腳下!這...
狀態:連載中 時間:2020-04-09 13:37:25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丞相到——”

一個高亢的男聲從眾人身后傳來,除了南宮瀟和南宮染,所有人都匆忙作禮。

南宮瀟眼中怒意狂燒,渾身散發著戾氣,南宮染和她截然不同,她眼中平靜如水,面上也是波瀾不驚。

南宮昂走上前來,一眼望見了南宮瀟手里的靈鞭,發生了什么事,大概也能猜個八九不離十。

“試煉還沒開始,就迫不及待要練練拳腳了?”

南宮昂摁住了南宮瀟拿鞭的手,道:“收起來吧,力氣使在正道上。”

南宮昂這話似乎說到了南宮瀟心坎里去,她表情漸漸緩和下來,又重新換上了一副傲慢的樣子。

“是啊,我的靈力和力氣,還得留到試煉呢,沒工夫和某些人浪費時間。”

南宮昂:“好了,正好你們都在,進去吧,為父要跟你們詳細說說這次靈力考核的事,關系到你們之后參加上靈仙宗的入宗考試。”

其實南宮染知道南宮昂這個“你們”里邊并不包括她,可她沒想到的是,南宮昂的所為竟然能那么理所當然。

他掃了南宮染一眼,然后漫不經心地跟她說道:“你沒什么事就回去吧,本相這會兒沒空處理你的事。”

南宮染說不生氣是假的,她甚至想直接沖上去砸一拳在南宮昂的腦袋上。

她立刻說道:“我是來報名考核的,我是相府的女兒,我有這個資格。”

南宮昂沒想到南宮染會直接這么說,他稍微愣了一下,又露出了輕蔑的笑容:“你不說我都忘了,不過不太巧,名單本相已經報上去了,你想參加,下次再說吧。”

南宮染不知道下次是什么時候,也許是一個月,也許是一年,可就算是明天,這次的考核她也要參加。

這跟時間沒關系,這是她該得的。

“我問過了,丞相府的子弟都可以參加,況且我早在這份名單定下來之前就回了丞相府,既然如此,這次考核應該有我。”

南宮昂有些不耐煩了:“名單已經報上去了,難道你讓本相為了你一個人去找皇上重新調整嗎?”

南宮瀟看著南宮染為此和父親爭執,心里別提多高興。

南宮瀟道:“皇上日理萬機,哪里有空為了你個奴才專門修改什么,你把自己想的也太重要了吧?”

南宮染太清楚這件事的重要性了,力量才是王道,她需要去系統的學習修靈,如果她這次無法進入上靈仙宗,她想在靈力上前進一步恐怕又變得困難無比,跟那比起來,現在和南宮昂對峙根本算不了什么。

她壓根兒沒理會南宮瀟,繼續跟南宮昂說道:“既然我是丞相府的二小姐,同時我也在丞相府,而你該報卻沒把我報上去,這就是故意隱瞞,欺君犯上。”

南宮昂怒目圓睜:“你!……”

“我參加不了考核不是什么大事,可若丞相背上欺君罔上的罪名,恐怕就不是小事了吧。”

南宮瀟立刻說道:“父親!別聽南宮染胡說八道,哪有那么嚴重!況且她根本算不上是丞相府的女兒!”

南宮染:“你說我不算我就不算了嗎?就算我自己不想算,我身上也流著他的血,那我作為相府嫡女,你有什么資格說我不能參加考核?”

“你還敢說你是相府嫡女!”南宮瀟徹底被激怒了,她將靈鞭甩出一記空響,高舉起來就朝南宮染抽過去。

南宮染也并沒有躲開,上手一把抓了她的鞭尾,牢牢地攥住令她動彈不得。

南宮瀟扯了幾把也沒有將靈鞭扯出來,卻由得南宮染一使力就將她拽了過去。

南宮瀟打了個趔趄,險些摔倒在地,南宮昂見狀立刻厲聲呵斥南宮染:“住手!這是你對待姐姐的態度嗎!”

“你好意思說她是我姐姐?那你敢不敢承認我是嫡女呢?”

南宮昂的臉色變得很難看,怒火沖出一道肉眼看不見的靈力,震得南宮染五臟六腑都疼了一下,她使勁忍住,這才沒被人發現異常。

可接著,嘴角卻溢出了鮮血。

她若無其事地上手把血跡抹去,平靜地看向南宮昂:“你心虛了。”

“你!”南宮昂被南宮染對的啞口無言。

他的確占據優勢,可眼前這個手無寸鐵身后無勢的南宮染,卻莫名顯得十分高大,分明是那么嬌小的一個身子,竟然蘊藏著能直面強權毫不畏縮的強大力量。

但南宮昂依舊沒有讓步:“你沒有資格參加。”

他甚至連理由都不編了,直接用這樣一句話來打發南宮染。

南宮染冷笑了一陣:“可笑,我沒有資格?你捫心自問,這在場的所有人,沒一個比我更有資格參加!”

“你沒有靈力!”

“你把我扔出去十五年!你怎么就知道我如今仍舊不能修煉呢?”

南宮昂說不出話了。

他確實對不起南宮染和趙蘭月。

但他不承認,他也不會為此覺得懊惱。

他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讓南宮染閉嘴,她比她母親可煩人多了。

于是他沉默了一會兒,就直接叫人來把南宮染帶下去。

旁邊的家仆走上來,一左一右地攔住南宮染。

不料南宮染狠甩雙手,怒斥:“滾蛋!”

她那等氣勢,哪里是一個十五歲的小丫頭能有的,不光是那兩個奴才,在場的人幾乎都被她震懾的身子一凜。

“我要是沒能參加這次考核,你早晚有一天會后悔的。”

南宮昂沒管后半句,只抓了前半句的重點:南宮染松口了。

“知道錯了就趕緊回去,別在這耽誤本相的時間。”

“我能有什么錯,錯的人是你。不僅拋下自己結發妻子,如今還要打壓你的親生女兒。”

南宮染氣定神閑地說完這些話,那狀態淡定的好像是在說一個跟她毫無關系的旁人。

“南宮染,你別太放肆!”

“我放肆?我再放肆也不比你欺君罔上。”

“混賬!來人,趕緊把她帶走,少讓她在這里說些瘋言瘋語!”

南宮染真想把這事鬧大可太簡單了,撒上一把毒粉,給所有中毒的人都留下一句丞相欺君罔上,傳他個三天五天,早晚會傳進皇上的耳朵。

她確實是這么想的,也正打算要這么干,可毒粉剛剛漫上指尖,前頭忽然響起了一個尖銳的太監聲音:

“皇上駕到——”

小說《第一狂妃:絕色御靈師》 第13章 欺君重罪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最新超级碰碰免费视频